/ 展演動物 /動保倡議者抨擊歐洲動物園撲殺成年雄性大猩猩:西部低地大猩猩過度擁擠,動物園考慮採取極端撲殺措施2022.04.30

歐洲動物園暨水族館協會(European Association of Zoos and Aquaria,簡稱 EAZA)轄下動物園的大猩猩族群由 69 個機構, 463 隻個體(212 隻雄性、250 隻雌性和 1 隻性別不明)組成。照片:deepblue4you/Getty Images/iStockphoto

動保活動人士對動物園撲殺成年雄性大猩猩的提議展開抨擊,認為應該將大猩猩送回野外。

極度瀕危的西部低地大猩猩因在動物園中過度擁擠,導致歐洲動物園暨水族館協會(European Association of Zoos and Aquaria,簡稱 EAZA) 考慮對成年雄性大猩猩進行撲殺。 EAZA 是管理歐洲大多數動物園且極具影響力的機構。
西部低地大猩猩是四種大猩猩亞種中最小的一種,直立時身高 4 至 6 英尺(122 厘米至 183 厘米)。牠們處於極度瀕危狀態,在野外的確切數量尚不清楚,大多棲息在非洲最密集和最偏遠的熱帶雨林中。由於偷獵和疾病,大猩猩的數量在過去 20 到 25 年間下降了 60% 以上。

英國《衛報》獲得的洩露文件顯示,撲殺、絕育,和將成年雄性大猩猩單獨監禁,是目前解決動物園物種過多的潛在解決方案。 EAZA動物園的大猩猩族群由 69個機構的 463 隻個體(212 隻雄性、250 隻雌性和 1 隻性別不明)組成。

這份文件向動物園管理者釋出:「從生物學角度嚴格來看,撲殺將是最合適的手段。」但這個決定可能不會受到大眾歡迎。

該文件寫道:「這個選項的主要缺點是——它在許多國家是有爭議的,並且可能是非法的。任何關於撲殺的議題都會很快變成一種情緒化的討論,因為人們很容易對大猩猩產生共鳴。這帶來很高的風險,公眾、動物園工作人員和飼養員的情緒反應在社交媒體的催化下,會對動物園造成損害。」


一旦雄性大猩猩達到一定年齡,動物園不會將牠們放在全雄性群體中,因為存在暴力風險。動物園也不願意將雄性及雌性混籠,因為沒有地方可以再容納可能繁衍的後代。由於在動物園的數量過剩,白虎、美洲獅和豹貓也被列為「動物園不推薦繁殖的物種」。

亞特蘭大動物園 13 隻大猩猩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

在英國肯特經營野生動物園的環保主義者,同時也是野放保育家,達米安·阿斯皮納爾(Damian Aspinall))正與嘉莉·約翰遜(Carrie Johnson)合作,呼籲人們關注動物園動物的困境。他認為這些大猩猩應該回到野外而不是被撲殺。


他說:「對於動物學界來說,這是一個悲傷的時刻,因為他們正在考慮撲殺大猩猩,然而這對於野放大猩猩而言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就像阿斯皮納爾基金會 30 年來所做的那樣,我們已經讓 70 多隻大猩猩重新回到野外。」

然而,其他科學家則認為在大多數情況下,將大猩猩放歸野外非常困難,因為沒有足夠的棲息地來安全地釋放牠們,並避免與其他物種——以及人類——發生衝突,而且牠們也可能將傳染疾病帶至野外,造成野生族群滅絕。

東英吉利大學靈長類動物學家兼進化生物學和科學參與教授 Ben Garrod 博士說:「任何重視動物保護和福利的人最不希望討論的就是撲殺,但這在某些情況下是可以發揮作用的。將任何大型哺乳動物引入野外都需要考慮很多因素和困難,且類人猿是一個特別危險的群體。」

「類人猿,如大猩猩,能夠感染人類的許多疾病,一旦這些疾病被傳播至野生大猩猩族群中,其影響將是毀滅性的。同樣,回歸野外的動物需要遠離人類的棲息地,理想情況下也需要遠離其他大猩猩,除了為了減少衝突,也是為了減少任何可能的感染或疾病傳播」

「事實上,目前並沒有大量原始且合適的棲息地-這是其中一個根本問題。」

他補充說:「我會問為什麼任何動物園都能繁殖出如此多的大猩猩,甚至認為有必要進行撲殺。我們會撲殺嬰兒、年老的動物或多餘的雄性嗎?大猩猩是群居、有感知和有文化的動物,我們無權以這種方式將牠們視為剩餘庫存。在沒有永續和道德的情況下繁殖動物,這可以說是魯莽且需要解決的問題。」

大猩猩專家和 BBC 主持人伊恩·雷德蒙德(Ian Redmond)表示,他對這些建議感到震驚。他說:「在我看來,為了人類的方便而絕育或殺死一隻健康的大猩猩在很多層面上都是錯誤的。西部低地大猩猩不僅是受到國家和國際法律保護的極度瀕危物種,所有類人猿都是值得我們尊重的自主生物。」

「也許在今年開始的聯合國生態系統恢復十年計畫中,動物園可以效仿阿斯皮納爾基金會,讓屬於森林的大猩猩回到他們的棲地來加強扭轉生物多樣性喪失和恢復生態系統功能的任務? 」伊恩·雷德蒙德對此提出看法。

國際野生動物慈善機構 Born Free Foundation 的聯合創始人 Virginia McKenna OBE 呼籲對動物園機構進行調查,她表示:「像我一樣,我相信數百萬人會反對EAZA 的主張,並支持調查 EAZA 動物園的運營方式、以動物園為基礎的圈養繁殖計劃,以及對許多動物造成的殘酷後果。」

EAZA 的一位發言人承認,撲殺是他們管理大猩猩計劃的一部分,但在適當的條件下,他們也可能考慮野放靈長類動物。

他們說:「有鑑於低地大猩猩的野生棲息地越來越稀少,而且大部分都處於飽和狀態,一個負責的遷地保護計劃必須包含應變措施,以確保同時達成適當的動物數量及良好的動物福利,並盡可能在遺傳和統計學上多樣化。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大猩猩被撲殺,我們目前不建議使用撲殺——這在中短期內不太可能改變。」

EAZA 承認,目前僅有對成年的單身雄性大猩猩實施絕育和單獨安置這兩個措施來管控大猩猩數量。

EAZA 發言人說:「對哺乳動物進行絕育在世界各地是非常普遍的做法,以確保物種的永續性並帶來良好動物社會秩序。正如文中提及,EAZA 認為安置單身雄性大猩猩並不是一個理想的解決方案,但同樣,作為一個負責任的遷地保護機構,我們必須評估所有方法來維持大猩猩種族的健康發展,並對此進行適當的考慮。 」

 

原文出處
Campaigners criticise European zoo proposals to cull adult male gorillas

譯者/Sophie Chen
編審/Vio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