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實驗動物 /動物實驗的基石要替換了嗎?2020.09.17

去年(2019年)是實驗動物福利最重要觀念之一3R原則發表的60周年。為了促進實驗動物的人道待遇,這些原則敦促科學家們以新技術替代(replace)動物,減少(reduce)用於實驗的動物數量,以及優化(refine)實驗程序,使動物受苦程度減至最小。1959年首度於《實驗動物人道對待準則》(The Principles of Humane Experimental)一書中揭示的這3個原則,已變成實驗動物相關立法的基石並為全球共同遵守。

然而,由於每年被用於生化研究的動物仍數以百萬計,且新法規呼籲政府機構減少使用實驗動物並解釋其合理性,已有人開始爭論,是時候替換這3個原則本身了。Tom Beauchamp在上周召開的實驗動物會議上即告訴與會者:「(這3個原則)在過去是動物研究倫理上的一大進步,但現在已顯不足。」

Beauchamp是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的倫理學名譽教授,已鑽研動物研究倫理數十年,他同時也是發表於1978年、極具影響力的貝爾蒙特報告(Belmont Report)的共同作者之一。貝爾蒙特報告為從事人類主體實驗時提供了倫理準則。Beauchamp 最近和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的生物倫理學家(譯注:同時也是NIH生物倫理部門資深研究人員)David DeGrazia共同合作,列出實驗室動物的道德應用應遵守的6個原則,它將替代原本的3R原則。他們倆人於去年底以此為題目同時發表了科學文章書籍

Beauchamp 和 DeGrazia向《科學》講述了他們的新原則如何運作,為何他們認為它會比3R原則好,以及研究者們是否會接受它。這篇訪談節錄如下。

問:3R原則有甚麼問題?

David DeGrazia(D.D.):3R原則未將動物實驗的成本及效益列入考量。他們不會問諸如「這個實驗當初值得去做嗎?會不會太昂貴?這個實驗夠重要嗎?」此類的問題。他們只是假定實驗值得去做。我們希望科學家能在一開始就先問這些根本的問題。 而且3R原則不夠全面。比如說,他們不討論動物的基本需求,或是為有多少動物必須受到傷害設下底限。

問:你們的新原則如何解決這些問題?

D.D.:第一個原則,是只有當牠們是道德上最能被接受的問題解決手段時(No alternative method),你才可以利用動物。這比原3R原則中的「替代」(replace)更嚴謹,科學家不能只是考慮(consider)動物實驗的替代方式, 他們還必須證明(prove)已經沒有其他具可行性的選擇了。舉例而言,動物關懷及利用委員會(IACUC)可能就會要求研究者提供詳盡的科學依據,以說明如人體器官芯片(organ on a chip)或微劑量(microdosing)人體實驗這樣的動物替代方案不可行。這也會使原先的「替代」原則更加強而有效。 另一項原則,則會要求科學家詳述人類以及社群會從這項研究受多大的益處(Expected net benefit)?並將此益處對比於有多少動物可能會因此受苦(Sufficient value to justify harm)。即便利用動物所獲得的效益勝過成本,我們仍希望研究者可以去思考如何降低或甚至消除動物因實驗所遭受的痛苦(No unnecessary harm)。他們抽取動物的血量是否超過所需?他們是否過於頻繁地處理掉嚙齒類動物? 科學家也必須開始思考如何讓這些生命在實驗室中擁有盡可能好的生活品質(Basic needs)。如確保牠們擁有同伴、得以運動、以及進行及其他增強其活力的活動。

Tom Beauchamp(T.B.): 最後一項,不管這項實驗可以帶來多大利益,對動物的傷害應該有一個上限(Upper limits to harm)。沒有什麼動物可以被長期囚禁虐待。

D.D.:假設我們讓老鼠染上可卡因毒癮,再看牠們為解決毒癮發作時的痛苦願意忍受多少電擊,我們等於在逼迫牠們只能活在毒癮發作或被電擊這兩種痛苦之間。不管這種研究的目的究竟為何,其招致動物所受的痛苦著實太多了。 這也是我們所講僅有的可能會有極少數例外情況的一項原則。倘若疫病橫行,且檢驗疫苗唯一的方法,即是讓控制組不接受施打忍受疾病至少一禮拜,這或許可算作一個例外。

問:到目前為止,科學界的反應如何?

D.D.:我會說,研究者們的反應介於熱烈的接納以及禮貌的懷疑之間。到目前為止我們所得到的回饋有限,但積極的反應對我有所鼓勵。
同時,一些人也顧慮到如何量化為人類帶來的利益或是對動物造成的傷害。我相信我們會因這些原則施加更嚴格的管制和延緩科學進展而被批評。但是如果我們阻止的是未能提供真正益處的研究,也並不會延緩科學進展。

問:你覺得你發表的原則會帶來和3R原則一樣的衝擊嗎?

D.D.: 我們的架構本身並不會改變科學界的文化,這些是需要時間的。但希望我們發表的原則可以像3R原則一樣,成為科學界的主流語彙,且最終得以改變人們的行為。若能成功,我想我們將會看到更好的科學,因為實驗模組經過精挑細選,而所有實驗動物亦可以擁有像樣的生命品質。

問:你的下一步是什麼?

T.B.: 推動事情往前最好的辦法是廣做宣講,希望這能讓更多人主動接觸我們。(他們的提案入選近期的NIH關於非人類靈長類研究的專題研討會

問:你有想過幫你們的原則取個像3R一樣好記的名稱嗎?

D.D.: 還沒。也許就叫「6原則」?(笑)我們仍在努力中。

 

原文出處: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0/06/it-time-replace-one-cornerstones-animal-research

作者/David Grimm 譯者/林欣儀
審訂/Fan Wu(密西根大學生物統計博士)

註解 :
DeGrazia, D., & Beauchamp, T. L. (2019). Beyond the 3 Rs to a More Comprehensive Framework of Principles for Animal Research Ethics. ILAR journal.

DeGrazia和Beaucham在以上論文中圍繞兩項核心價值(Core Values),社會效益(Social Benefit)和動物福利(Animal Welfare)提出了六個原則(Principles)。
  社會效益對應的原則有:
(1)無其他可行方案(No Alternative Method)
(2)預期收益大於成本(Expected Net Benefit)
(3)具足以合理化傷害的價值(Sufficient Value to Justify Harm)
  動物福利對應的原則有:
(1)無不必要的傷害 (No Unnecessary Harm)
(2)滿足動物的基本需求 (Basic Needs)
(3)傷害有上限(Upper Limits to Ha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