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動物平權 /你吃大便我不吃大便,但是,為什麼呢?2021.03.21

大猩猩迪亞哥正吃著自己的糞便。攝影/ Yang Yu

迪亞哥的這種行為,在學術上有個對應的專有名詞叫做「coprophagy」,是由希臘文中的「copros」(糞便)和「phagein」(去吃)所組成,意思就是「吃大便」或「吃屎」,文雅一點的說法是「食糞」(以下以「食糞行為」稱之)。又依糞便的來源冠上不同的字首,吃自己的糞便是「autocoprophagy」,吃其他個體的糞便是「allocoprophagy」,包括吃其他種動物的糞便。

食糞在動物界是一種普遍現象,很多人可能都曾看過兔子,鼠類或狗狗等在吃糞便,大猩猩和黑猩猩也都被觀察到會吃糞便,不過,在人猿類(ape)來說,食糞行為被列為人類圈養個體的異常行為,也被用來衡量牠們在圈養環境中的福祉。

所謂圈養黑猩猩的「異常行為」,是指那些只有在人為圈養環境下才會出現的行為,或是那些在圈養環境下發生比例遠遠高出在野生狀態下的行為[1]。根據美國林肯公園動物園(Lincoln Park Zoo)透過長期資料收集歸納並發展修訂而成的行為表來看,食糞行為被歸類於「異常」,定義是「有意地攝取自身或另一個體的糞便,也包括當個體排泄時用手抓捧糞便、把玩糞便,或塗抹糞便在展示窗上等等事例。」[1]

由於語言的不同,我們無法實際訪談黑猩猩或大猩猩們「為什麼要吃大便?」所以學術界提出了一些假說,分別從圈養或野生黑猩猩或大猩猩的研究觀察而來[2],包括:

  1. 無聊。這個假設普遍用來解釋圈養環境下的食糞行為,也有學者用來解釋野生大猩猩在長期大雨中採食活動減少時出現的食糞行為。
  2. 粗料[註解1]不足。在圈養環境中不易取得樹葉等纖維類食物,可能提升食糞頻率。
  3. 獲取必須營養素。草食性的大猩猩在圈養環境下可能為了獲取維生素B12(一般只存在於葷食中)而食糞。
  4. 物短缺。在岡貝,在食物(果實)短缺的季節中,食糞行為增加。
  5. 重新攝取堅硬的種子。某些果實中的種子在第一次被攝取後會整個被排出,但透過食糞再次被攝入後便可以被打開並消化。例如:蘇木科(Dialium spp.)或猢猻木的種子,野生黑猩猩也可能吃大象的糞便以獲取其中被消化過的堅硬種子。
  6. 文化。有學者提出食糞行為在圈養黑猩猩群中可能來自於社會學習。

(以上假說出自於參考文獻[2]的整理)

學者們[2]曾經在烏干達塞姆利基(Samliki)觀察半野放的黑猩猩們,記錄到成年與青少年公猩猩的食糞行為,他們描述道:「直接排泄在自己手中,將糞便舉到嘴邊,然後用嘴唇「咀弄」(manipulate)嘴中的糞便後,吐出種子和些許糞便內容物。」這些觀察發生在黑猩猩們的食物來源品質不佳(樹皮、木髓、種子等),或是群體中有超過一隻的個體健康欠佳的狀態下,而其描繪中「將自己的糞便接過來品嚐」的行徑,可說是跟迪亞哥如出一轍。

野生西部大猩猩的食糞行為則被觀察到與 兩種蘇木科植物的結果期有關[3],當大猩猩採食這兩種蘇木科植物時,糞便中的蘇木科果實增加,食糞行為也會增加;蘇木科種子與其它大猩猩的重點食物比起 來,含有較高的脂肪與礦物質(尤其是鎂),但也含有酚(具毒性)和單寧(阻礙消化吸收)。學者們認為,這些物質在第一次經過腸道時被「烹煮」,同時軟化了 纖維並減少了其中的毒性,而大猩猩透過食糞再次攝取時,則能夠獲取多種營養素並帶來利益。

越來越多的研究揭露了野生黑猩猩與大猩 猩的食糞行為,也有圈養黑猩猩的研究指出[1],食糞行為在所有異常行為中,顯得十分耐人尋味,因為分析結果顯示,食糞行為比較屬於「社會」行為,而非原 先認為的「異常」行為,且較常見於那些被親生母親帶大的黑猩猩,少見於那些小時候被人類餵養長大的個體。也因此,食糞行為用作衡量圈養黑猩猩福祉的角色, 似乎有所動搖。

或許這些學術研究顯得太過繁瑣,甚至令 人感到乏味。總的來說,我從這些資料當中領悟到一個重點;「不能從身為人的角度去看黑猩猩與大猩猩的食糞行為」。雖然牠們具有與我們最相近的基因組成,但 是,很顯然的,牠們對於色、香、味的在意與不在意,跟人是大相逕庭的。或許,牠們也會好奇,「為什麼你們人類不吃大便呢?」

動物園中的一隻黑猩猩正吃著自己的糞便,一位夥伴在旁窺視。攝影/ Yang Yu

糞便在人的精神概念中,多半與「骯髒」或「毫無價值」的概念相連,成語中有「糞土不如」和「朽木糞土」,當被某人惹怒時就想叫他去「吃屎」,英文中的「shit」也用來表達胡說、廢話、屁話、侮辱、責難、不公平待遇等,或用來描述舉止不端令人討厭的人。若有人真的食糞,則會被視為精神有問題的表現。

不過,在生理及醫療上,糞便被認為可以反映生理狀態,而「嚐糞」甚至被用作判斷病情的依準,二十四孝中「為親嚐糞」的舉動,更將「嚐糞」化作孝順的具體表 現。近來也出現了「吃大便」的治療方法,但與真正的食糞相去甚遠,那是將健康糞便加以過濾處理,獲得含腸道菌的糞液,然後透過內視鏡或灌腸的方式注入患者 的腸道,使其腸道菌相回復平衡。

總之,大便對大部分的人來說是髒的、噁心的、想要遠離的,更不會去吃它,如果手不小心沾到自己的糞便,都會急切地找水沖掉。然而,迪亞哥舔著大便的樣子,卻像是在吃霜淇淋,所有的「髒」和「臭」等概念,完全無法與牠當下的情境沾上邊,若可以的話,牠甚至會再來「一坨」。

所以,我到底是應該相信迪亞哥在吃一坨「我概念中的」大便呢?還是要相信牠是在吃一坨「我感覺上的」霜淇淋?這或許是在做動物行為觀察時難免會產生的違和感。不過,如果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可以如迪亞哥享受「吃大便」一般地享受著人生的逆境,也是個不錯的啟示。

作者 /蕭人瑄 (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博士候選人、黑猩猩行為與保育推廣講師)

參考文獻:
[1]Hopper, L.M., Freeman, H.D. & Ross, S.R. (2016). Reconsidering Coprophagy as an Indicator of Negative Welfare for Captive Chimpanzees. Applied Animal Behaviour Science, 176: 112–119.

[2]Payne, C.L.R., Webster, T.H. & Hunt, K.D. (2008). Coprophagy by the Semi-Habituated Chimpanzees of Semliki, Uganda. Pan Africa News, 15 (2), [online article] retrieved from http://mahale.main.jp/PAN/15_2/15(2)_06.html

[3]Masi, S. & Breuer, T. (2018). Dialiumseed Coprophagy in Wild Western Gorillas: Multiple Nutritional Benefits and Toxicity Reduction Hypotheses. American Journal of Primatology, 80: e22752. (DOI: 10.1002/ajp.22752)

 註解:
 [1] 粗料(roughage)是指蔬菜食品中纖維狀、難以消化的物質,能夠幫助食物和那些無法消化吸收、要被排出的物質通過腸道。

 

原文出處:
動物當代思潮-Yahoo論壇
你吃大便我不吃大便,但是,為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