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實驗動物 /科學界爆出動物輻射研究醜聞2020.11.08

科學界一起重大的醜聞造成管理費用不菲、規定 緊縮,也導致病患成為使根除性醫學極其排斥使用輻射底下的受害者。愛德華.卡拉貝斯博士(Dr. Edward J. Calabrese)是美國麻薩諸塞大學阿默斯特分校的毒物學教授,他發現了核輻射損害的「線性無閾值」(Linear No Threshold,LNT)模型審查科學造假的證據。

線性無閾值模型主張,即使是最低或極其少量的輻射也會致癌。這個概念源自於諾貝爾獎得主物理學家穆勒博士(Dr. Hermann Muller)提出的想法,他於1927年時證明輻射會造成基因突變,並認為癌症成因就是突變,更於1946年諾貝爾學人講座(Nobel Lecture)中說道,突變率:

「與使用的輻射劑量有直接且絕對比例的相關。」

但那並不正確,因為現在我們已能透過「毒物興奮效應」(hormesis)的方法得知,接觸到少量的氡其實反而能夠預防癌症。事實上,低劑量的輻射有助於人和動物預防疾病,甚至能真的治癒癌症或其他疾病。

創辦科學期刊《人類與生態風險評估》(Human and Ecological Risk Assessment)及《劑量-效應》(Dose-Response)的總編卡拉貝斯博士,之前取得了提倡LNT假說的委員會和研討會數十年來的通聯紀錄,現在已能證明LNT幾乎從一開始就是造假的概念。

 

這段醜聞的內幕如下:

卡拉貝斯博士揭露,他們推動應用LNT不是為了人體研究,而是為了保障動物研究能有長期經費,這兩者之間有明顯的利益衝突。根據尼爾與舒爾(Neel and Schull)1956年的報告,美國國家科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原子彈傷害委員會(Atomic Bomb Casualty Commission)的人體遺傳學研究,並未顯示原子彈倖存者後代有任何基因損傷,這點支持了閥值模式的說法。然而,美國國家科學院的原子輻射的生物影響遺傳學研討會(Biological Effects of Atomic Radiation Genetics Panel)並未將這部分列入評估,研討會決定建議以「線性無閾值」劑量-效應模式作為風險評估時,絲毫未受到這份研究結果的影響。

 

即使尼爾/舒爾的研究與人體有關,研討會仍完全信任將輻射施打於普通果蠅和老鼠身上的實驗室研究。研討會成員之間的通聯顯示,遺傳學研討會並未討論人體多年接觸輻射的證據,有以下的因素:

研討會成員深信只要一個劑量單位的輻射量,就會對人體造成傷害,毫無理由地相信這種損害並無所謂的門檻限制。

有一派激進的反核人士認為所有的輻射都有問題,也不在意這種想法到底理不理性,還是會對於人的健康和幸福造成傷害。維持動物研究現有的標準做法,能夠維護研討會成員的既得利益。因為他們早已投入大筆的資金用於動物研究,所以很自然地會想要捍衛自己的飯碗。

穆勒和他的盟友當時顯然很擔心人類的遺傳學的研究,會暴露出從動物推斷人體的限制,特別是蒼蠅實驗,導致研究資金及學術經費從動物研究轉移到人體研究。但只要避而不談尼爾/舒爾的原子彈研究,他們就有理由繼續堅持LNT的方向目標,同時確保保穆勒大多數的信徒繼續相信果蠅及老鼠的研究。

那些握有權力的人貫徹「結果比手段重要」的思維,甚至不惜做出有辱科學的行為,來確定大家能採納LNT的觀念。追根究底,這些都與金錢、權力和影響力脫不了關係。這些普世的共通點被誇大之後,加深了社會對於核武對抗以及大氣層試驗後產生輻射落塵的恐懼。

而重點是,他們只是為了探討將果蠅和老鼠暴露於輻射之下得出的那一丁點資料,竟忽視多年來針對7,000位廣島和長崎原子彈爆炸倖存者及其新生兒所做的研究。美國國家科學院應深深感到羞恥,並將「線性無閾值」的模型丟到歷史灰燼中。

傑.萊爾博士是加拿大渥太華「國際氣候科學聯盟」(ICSC)資深的政策分析師,湯姆.哈里斯則是ICSC的執行總監。

 

原文出處: The Radiation Scandal Revealed

作者/傑.萊爾與湯姆.哈里斯
譯者/黃懿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