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濟動物 /時尚產業的大規模研究:被譴責的動物原料2020.12.13

Copyright Jo-Anne McArthur / We Animals.

過去12個月,時裝界發布了兩份重要的報告,批評那些從動物纖維(例如皮革,絲綢,羊絨和羊毛)中獲利的企業,此外,也大力批評使用傳統產業製作的棉花。這些報告來得正是時候,畢竟這個產業目前仍嚴重缺乏具體數據。RackedAlden Wicker於今年更早時,提出的理由引起各界關注。威克說:『這種無知,可能是因為科學家和相關倡議者瞧不起時尚產業。』

 『全球時尚議程』和『波士頓諮詢集團』發表了一項名為《時尚產業的脈搏》的大規模研究,『波士頓諮詢集團』是備受尊敬的全球領導者,自1963年以來一直為企業提供諮詢服務。這份研究報告於20175月,於哥本哈根時尚高峰會發布,傳遞了幾項嚴肅的警告。

 

 

『整體服裝消費量將增長63%,從今天的6200萬噸增加到2030年的1.02億噸,相當於5000億件T恤衫。 《時尚產業的脈搏》

 

牛皮最具破壞性,絲綢緊隨其後。不意外,傳統棉花排名第三位,最後是羊毛,排在第四位。那麼,在這有十位的排名裡,對環境影響最小的第十名材料是什麼?人造纖維。

Pulse of the Fashion Industry

人們發現,諸如PU皮革之類的材料對環境的衝擊,只是動物皮革造成的衝擊的一半,甚至更少!這對素食主義皮革和牛皮,在永續性的激烈對立中,闡明很多爭議。同樣,根據這項研究,丙烯酸纖維,聚酯纖維,氨綸纖維和人造絲纖維比羊毛和絲綢的損害要小得多。因此,從永續的角度來看,認為『合成纖維』相較於『天然纖 維』是較次要的材料,這種常見的二元思維似乎是不正確的。

Copyright Jo-Anne McArthur / We Animals

『諸如PU皮革之類相較動物皮革,對環境造成的衝擊少於一半。』《時尚產業的脈搏》

Copyright Jo-Anne McArthur / We Animals

長久以來,人們相信羊毛是天然、傳統、可持續使用的纖維,羊毛產業的興盛也依賴這樣的流行意見,但羊毛產業在這份報告中的排名並不理想,國際羊毛紡織組織因此公開批評,認為這份報告忽視了一些數據, 像是終生不滅的塑膠和快速時尚 。這份報告的作者在接受《生態紡織新聞》採訪時,也迅速對這份批評,做出深度回應:

『我們堅信創新的人造纖維,有助於各種材料的組合......然而,我們必須牢記,稀有的土壤為了供應持續增長的人口(將高達85億),可能必須用來生產糧食,而不適用於棉花種植或綿羊養殖。』 生態紡織新聞

Copyright Jo-Anne McArthur / We Animals

在過去十年,畜牧業在多個領域都受到廣泛譴責,例如聯合國糧農組織等全球氣候領導者,幾乎都對『肉類生產與氣候變遷有重大關聯』達成共識。再加上人類為了取得動物的身體部位,每年殺死數十億動物這個議題所引起的道德關懷,也日益增加,另外還有動物產品與各種疾病之間日益緊密的聯繫。

上開警訊逐漸成為一股力量,驅動越來越多資金投入各種具價值的『解決方案』持續發展,從乾淨肉到生物合成的蜘蛛絲纖維、生物基尼龍、滌綸、PU和實驗室種植的皮革。

報告估計這些積極變革的執行,在2030年,一年會為世界經濟帶來將近1900億美元。這是很多創新的動力。

At Modern Meadow, a small piece of lab-grown leather. Source:modernmeadow.com
開雲集團參賽

奢侈品時尚集團—開雲集團 Kering)在2016年發布的另一份報告,也得出類似結論。到目前為止,開雲集團對環境造成的衝擊上,最大的破壞源是皮革。與Pulse報告相似, 關於『對環境造成的衝擊力』,合成材料是皮革的一半。他們的報告《環境損益》(EPL)還指出,羊絨在非皮革動物纖維(馬海毛,羊毛,羊絨,駱馬毛等)中,對環境的衝擊力最大。

Source: KERING E P&L / The KERING E P&L clearly shows leather as the most harmful material.

『在開雲集團,即使我們羊毛的使用量是羊絨的十倍,然而,那些對環境造成衝擊的動物纖維裡,還是有超過八成是跟使用羊絨有關。』開雲集團《環境損益》(EPL

 

皮膚(皮革)和頭髮("動物纖維")的區別值得注意,因為通常有交叉現象。例如,綿羊和山羊都被剪毛,也都被殺死以取得皮革。合在一起看,動物原料就是對環境最有害的紡織品類別。

 

『我們主要從牛、羊和山羊那裡取得皮革。就皮革而言,它對環境的總影響,有93%來自土地使用,以及因飼養動物所排放的溫室氣體。剩下7%有大部分與製革廠的能源使用和用水有關。』 開雲集團《環境損益》(EPL

 

儘管開雲集團試圖解決製革廠的某些問題,但研究表明,就算不看製革廠對環境的影響,光在動物皮到製革廠之前, 皮革對環境的衝擊已經造成93%的傷害。因此,我們必須對『植物鞣製皮革』和『無鉻皮革』這些綠色清洗的論述,保持警惕(懷疑)。到目前為止,PU(聚氨酯)皮革之類的產品,在環境的保護上都勝過動物皮,這還沒考慮即將生產的植物型PU呢。

Copyright Jo-Anne McArthur / We Animals
現在怎麼辦?

我們應該讚賞開雲集團(Kering)採取這種自我分析、批評的方式,畢竟這確實有風險。但他們也希望透過完成可持續性的創新發明,來獲得一些巨大財務利 益,所以這並非全是利他主義。 Pulse報告的作者群也應受到稱讚,因為他們為了激勵、賦權時尚業,創造了寶貴資源及持續進行的研究。

接受數據
認真看待數據是至關重要的,這些數據可以要求制定有意義的法律,並從可發揮影響力的地方,去推動策略性的成長和變革。基本上,任何需要大量土地的產業,尤其是牛/牲畜和傳統棉花,它們對環境的衝擊都比人造的材料大得多。

如果我們要先解決最嚴重的問題,那麼這些公司商號應該關注的重點,就是用優質的人造材料取代動物原料。

這不只意味著替換成傳統的人造絲/纖維,更意味著要投資基於植物性、可分解的人造絲/纖維。這也意味著要積極的支援那些正在生產開創性材料的公司,類似Stella McCartney最近與Bolt Threads合作的方式。而拒絕接受研究數據、堅持舊思維的做法不僅只是糟糕的公關行為,若引入相關的環境法規,這樣的言行可以是犯罪。

"Lover" Chelsea Boot made with European Union Ecolabel-certified PU microfiber. bravegentleman.com

激發創新
從時尚專業的學生、科學家、設計師到投資者,我們需要每個人都渴望創造和使用來自細胞農業領域的材料(在實驗室中培養或釀造蛋白質纖維,如皮革,絲綢和羊 毛),還有像是Newlife和The New Denim Project的再生材料,以及高科技合成材料,例如生物塑料。

Source: The New Denim Project

為了做到這樣,必須要有各種獎勵。最近的Biodesign Challenge, CFDA + Lexus Fashion Initiative, The Global Change Award, The Kering Award for Sustainable Fashion, Green Carpet Challenge, the Ecochic Design Awards, New Harvest, IndieBio(以上這些是獎項名稱),還有其他少數幾個獎項,這些都是很好的開始。但也都需要投入更多資源,而指導方針也必須與最新的研究數據保持一 致,並將焦點放在最大的問題上,例如取代動物原料。

這正是VEGEA葡萄酒皮革公司的情況,一群年輕義大利人,他們竟找到利用利用葡萄酒生產的殘餘(葡萄皮和果肉)來製造皮革的方法。今年,這家公司贏得世界 變革首獎(Global Change Award),獲得獎金30萬歐元,要將他們的概念從原型藍本,實際應用到生產面向。

Source: vegeacompany.com

門路
最後,許多設計師不使用最新的開創性材料,並不是因為他們不想......他們單純是不知道這些材料的存在、不知道如何尋找它們。而當設計師找到它們時,又不可能只拿幾碼的材料來製作樣品。

在紡織品貿易上,供應商、大學、時尚媒體和採購專家必須要更有能力辨認、組織和創造方法以取得最好的開創性材料。Biofabricate會議在這方面做得 很好,但在紐約市,設計師仍不知道去哪裡看、採購那些在永續材料中最新的發明,從簡單的東西(例如再生聚酯、再生棉)到 Piñatex,Mycoworks跟Apple皮革。

Image source: mycoworks.com

如果我們希望變革能迅速發生,我們必須認真對待時尚,認真對待數據,並讓設計師選擇(對環境)好的材料,這絕對是一件值得做、有趣且容易的事。

 

原文出處:Animal Materials Condemned in Massive Fashion Industry Studies

譯者/沈鑫河     審訂/林婷憶(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 調查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