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演動物 /刻在你心底的質疑—關於終止綿羊秀2020.11.23

【類型一】質疑連署目的、內容

1. 動保團體連綿羊需要剃毛的常識都沒有? 

我們不是反對剃毛,而是反對他們剃毛的方式,我們反對的是清境農場日復一日的綿羊秀,為了取悅、娛樂觀眾,加入許多不必要的表演元素,包括玩偶般任人擺佈操控,或掰開他們嘴,雙手來回插入,讓嘴型一開一合,讓前腳反覆內折、彈起以博取觀眾笑聲。

大家捫心自問,如果今天舞台下沒觀眾,業主除了剃毛外,上述哪一個對待羊的行為,會是必要且合理?

我們有羊需要剃毛的常識,但今天重點是,清境農場身為公有事業,卻沒有關於何謂生命教育的常識,甚至帶頭戲謔動物,以其國家地位和公共任務而言,都非常不恰當。

 

2. 法律、規則、相關單位評估沒問題了,那有什麼好檢舉的?

法律只是行為規範的最低標準,合法更不代表一個行為值得鼓勵,我們甚至該檢討目前的法律標準,對於展演動物的福利和需求的相關保障足夠嗎?對於類似場所的生命教育的內容審核足夠嗎?

一個社會之所以進步,不是因為大家守法,而是人民對公共事務一再提出更高標準,經過各方自由討論、利益權衡出一個共識,進而具體改善現況。

 

3.無聊、吃飽太閒?(小題大作無限上綱假仁假義)

如果你覺得這個議題無聊,慢走不送,也祝福你改善你認為重要的議題,但我們沒有針對這個訴求,向政府爭取任何資源,只是要求清境農場檢討其戲謔動物、違背生命教育的行為,而這也是動平會長期致力改善的議題:將關於動物權利的生命教育,落實於台灣社會各層面。

 

4.國外剪羊毛大賽,更殘忍啊,為什麼不去連署?

如果你認同動平會的目標,及關於動物戲謔的審視標準,應該不至於提出這種問題,反而會舉出國外,從教育場所到營利單位,更多重視動物權益的例子,對照出台灣哪些地方嚴重不足或有落後疑慮才是。

 

5.為什麼要終止表演?改善就好了吧!

目標會決定作法。當前綿羊秀的舉辦目的,仍偏重以動物戲謔來娛樂觀眾, 我們才堅持要終止綿羊秀,其實是更期盼清境農場在輿論壓力下,發展出真正具生命教育意義的活動。我們希望清境農場除了照顧綿羊的基本生理需求外,更能成為民眾觀察、理解綿羊做為生命主體的教育場所,進而思考怎樣的環境和互動對動物來說才是好的。我們相信唯有主辦單位拋棄了過往將動物拿來取樂觀眾的習 慣,重新以生命教育為目標的範圍內,才有討論如何『改善』具體作法的空間。

【類型二】綿羊受虐?你又知道了?

1.又沒有見血,到底哪裡虐待動物了?

法律上關於凌虐幼童的刑罰規定,也不會要看到幼童有流血才構成凌虐,而是由專家鑑定其身心發展有無受到妨害,換句話說,將受虐的門檻限縮在受害者有無流血,除了標準太低,更無法提早遏制未來嚴重的傷害,難不成我們都要等新聞報導動物在運輸過程中,大規模慘死在車廂,或有人拍到展演動物於後台訓練,被工作人員惡意鞭打致死,才要相信他們遭受虐待嗎?

更何況,我們從頭到尾都謹慎使用『不當動物戲謔』,而非『虐待』的字眼來形 容這場綿羊秀,如此區分,就是避免過度渲染,降低了訴求本身的公信力。

但我們也想提醒民眾和相關單位,『動物戲謔』所隱含對動物不尊重的態度,其實和一般社會意義下的『虐待動物』,意義上並非一刀兩斷,甚至只是程度上的輕重之別。試問,如果你的孩子,看到周遭大人將玩弄動物的身體和反應視為笑料,當他好奇拿石頭砸向一隻鳥看他笨拙地閃避逃脫之時,你要怎樣說服他,這樣對待動物是錯誤的行為?

 

2.手插入羊嘴那段,羊看起來就是想嚼而已,既沒掙扎也沒不舒服的樣子。覺得戲謔那是人類自己個人的解讀。

從影片中,我們看到業者將手機械式的插入羊的嘴巴,辯稱是要展示牙齒以判斷綿羊年齡,但這是適當手段嗎?可有效幫助民眾學習判斷其年齡?或有別的手段,能在減少打擾羊的情況下,讓民眾學到相類似的事物呢?這些都是值得反思的,更不要說從影片中,一點也看不出業者有這樣的教育目的,反而是彰顯他作為綿羊主人。

我們假設一個理性的人做事都有其目的,並會為了有效達成目的而選擇特定手段,今天清境農場身為公家單位,其任何作為更是代表國家,而在這場綿羊秀中,業者將手插進羊的嘴巴,我們要問的,不是羊允許了沒?而是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

當業主無法解釋其行為的目的正當與否,那當然在我們的『解讀』中,他就是在戲謔動物,是為了搏君一笑才這麼做,是利用動物的脆弱無助,將他作為戲謔的客體,這不是違背了公家單位在展演動物場所,承諾民眾要進行生命教育的目的嗎?如果政府不能對此做出正確的回應,未來還要以什麼立場,去糾正民眾對於動物的不當作為呢?

 

3.綿羊秀中,綿羊如果會痛應該會叫?既然沒叫,可見得他也很喜歡?

以上這段自圓其說,來自清境農場的主管機關退輔會主委馮世寬,其言正好顯示缺乏動物行為基本常識的主管機關,掌管動物表演,是多麽不適任,更缺乏增進動物福利的專業能力。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副執行長陳玉敏就指出『當綿羊感受被攻擊或驚嚇時,很容易有類似暫時性休克的症狀,這是動物為了降低痛苦,一個很重要的自我保護機制,不掙扎絕對不代表他喜歡』馮世寬的說詞,除了證明他對動物的了解過於膚淺,他更利用動物脆弱無助的反應,在媒體上解讀成綿羊喜歡,也難怪他的態度始終拒絕停辦綿羊秀,並認為若要改善,只要改大家不喜歡的地方就好,自始至終都看不見他對動物福利有所關懷和重視。

正向思維藝術犬隻行為諮詢師(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理事)因此指出『動物福利中很重要一點,就是避免動物在非必要的情況下受到恐懼驚嚇,從這個角度反思綿羊秀,例如牧羊犬為了遵照指令趕羊,讓羊嚇到一頭撞上護欄,及牧羊人將羊隻固定的過程中,為了達到娛樂效果,卻帶給羊隻過度、不必要的驚嚇?這樣的娛樂活動,真的是我們要的嗎?』

我們不是反對剃毛,是反對綿羊秀,我們不是反對娛樂,而是反對人類的娛樂建築在動物的恐懼之上。

【類型三】質疑連署正當性:連署的人都吃素嗎?

1.連署後,我還可以吃羊肉爐嗎...(連署的人都吃素嗎?)

我們相信會來連署的人,都認為清境農場應該在這場『綿羊秀』中,盡力去除『戲謔動物』的成分,將資源集中於發展有趣的生命教育活動,讓我們未來的孩子於校外教學或家庭旅行中,能因來到這裡,學到如何正確地對待動物,能理解不同動物的需求和習性是什麼,有能力思考跟想像,怎樣的環境對動物來說才是好的。即使我們協會的人都是 vegan,我們也不認為這個連署的參與者都要吃素才有資格參與,因為任何認同我們上段論述的人,都可以來連署,即使您在飲食習慣上不認同我們,也沒關係,因為在『不當戲謔動物』上,我們已達成基本共識,而向政府表達這個共識,要求業者改變他們代表國家的行為,就是這個連署最重要的意義。

但若連署者,會因為這次戲謔動物的議題,進而思考其他經濟動物的處境,以及自己和整個社會的飲食習慣,我們也是樂觀其成。

【類型四】後續問題

1.為什麼因為少數人而影響我們多數人的權利

首先,我們缺乏具體可靠的數據證明『在台灣只有少數人反對綿羊秀的戲謔動 物,而多數人傾向支持這樣的動物表演』,因為單從連署人數來看,只能說明,沒被媒體誤導並真正關心這個議題的連署者,在台灣相對來說較少。

再者,若終止綿羊秀,民眾會損失的權利是什麼? 觀看動物表演是人民正當的權益嗎?若這個正當權益指的是教育意義,那綿羊秀真的有助於提升國民動物保護知識嗎?

台灣師範大學科學教育研究所教授劉湘瑤,過去擔任環境教育認證審查委員期間,即主張以奴役 動物或以動物為娛樂對象的動物表演,與環境教育背道而馳。她認為政府單位經營的場域有動物 表演的活動,應注重活動內容中是否有違反環境教育和生命教育的精神(這也是清境農場綿羊秀 最終沒被認證為環境教育場所,但卻被列為教育部「戶外教學資源平台」的資料庫!!令人不解)

動物表演誤導孩子以為人類可以利用動物娛樂或任意羞辱牠們。孩子從小埋下動物可以戲耍的印象,不但無法從中學習到任何尊重生命的訊息,反而是負面的教育』因此,我們反對綿羊秀,除了希望提升他們的動物福利,更是向社會大眾宣導,這樣戲謔和取笑動物的綿羊秀,已經違背國家生命教育中的理念,也就是尊重其他生命的感受。

無論從科學或人文角度,我們都還在學習如何正確解讀動物的行為?如何正確地和動物互動?而動保知識絕不只是關於動物身體構造、習性、演化史等科學面 向,更包含『人類該如何對待動物』的人道主義思考,這和生命教育習習相關。

若未來整個社會對於這些討論更加熱絡,我們將在更多方面取得共識, 到時『取消動物表演會不會影響到多數人權益』將不再是重要問題,因為大家已經對於動 物表演作為娛樂,本身就是錯誤的行為,達到一致的結論,人們也意識到,我們可以透過其他更聰明的方式,來學習動保知識,又避免動物免於遭受不必要的恐懼和羞辱。

 

2.影響到清境的觀光收益怎麼辦?工作人員沒工作怎麼辦?你們會出錢跟人力去幫忙轉型嗎?

首先,將一個公有事業單位的營運責任,推給一個民間團體去承擔,是相當不負責任的見解,我們本於協會成立宗旨,本有義務指出綿羊秀的不恰當之處。反而是清境農場早該在全世界越來越重視生命教育的潮流下,去思考其觀光事業該如何轉型,而非一直依賴戲謔動物這種錯誤的手段來吸引遊客。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理事/正向思維藝術犬隻行為諮詢師也指出,關於綿羊秀終止後,牧羊人的收入、羊群是否無生存空間因此被屠宰等,這些都是衍伸出來值得討論的問題,也一定會有更好的做法,但前提是,我們得先理解這個造成動物不必要恐懼的表演,是不是我們需要的?

這些考慮都必須分開來處理,就像若有人拿海洋動物的海豚、殺人鯨表演來對比,然後說『這些動物都還沒解放,為什麼要先處理綿羊秀?』就有點為目前能做的努力畫地自限,且目前也各有不同團體正為這些展演動物發聲、努力,我們可以同時進行這些議題,但前提還是,我們認知到這些動物表演的戲謔、驚嚇,對於動物來說都是不必要,而對觀眾來說,更是違反生命教育的錯誤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