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eganism /【給他一個舒適安養的家】鴨鴨救援計畫 一番波折抵達宜蘭農場新生活2021.07.29

【給他一個舒適安養的家】鴨鴨救援計畫 一番波折抵達宜蘭農場新生活

在我們基隆X社區裡飼養的四隻鴨(2隻大白鴨+2小蕃鴨),從小就生活在社區後花園裡,因為社區臨海、加上基隆冬天特有的強勁東北季風,他們從小就養成不畏風雨的野外求生術。

今年二月多,我發現其中一隻白鴨走路一跛一跛的,但依然精神抖擻的跟著鴨老大爬高爬低的。直至四月中旬,這隻鴨鴨已完全癱瘓無法走路。鄰居說,是小朋友追逐、用石頭丟造成的。鴨鴨非常溫和遲緩,不會保護自己,依附在鴨老大身後當跟屁蟲,動作不像鴨老大跑得那麼快、又會攻擊人,這也是導致鴨鴨癱瘓受傷原因之一吧!

可憐的鴨鴨無法行走,白天躲在竹林樹下,用兩隻翅膀當拐杖,單腳拖行在凹凸不平的竹林下痛苦活動。長時間的蹲臥造成胸部、肚子皮膚紅腫發炎、翅膀也因長期拖行而流血挫傷。他的癱瘓引起社區的騷動,有人為他打抱不平向基隆動保處投訴,請社區付出醫療救治責任;同時,社區環保阿姨為他準備了水療浴缸照顧。然而,最後社區管委會決議,準備將四隻鴨子們送至不知名的地方,是放生?或屠宰?不得而知。

癱瘓的鴨鴨情況還沒有那麼糟,他也仍非常努力的想活下去。況且,在基隆社宅比賽中,也是因為有鴨鴨,才讓我們社區「加分拿到總冠軍」。每個物種有其生存權益,人們不應該此時興起飼養,彼時玩膩了就棄之不顧。每一個命都是命,人類的命是如此,動物的命亦是如此。在一般人的觀念裡,這些豢養的動物是人的附屬品,所以生命受到人類主宰。他們是展示的道具、供人娛樂觀賞的玩具...而我們何時才能站在他們的角度思考,什麼對他們是最好的?這是我們的家庭、學校教育從未教導我們的事。

禽鳥類在動物保護法有其灰色地帶,如主人不願飼養可繳交罰款後,送至屠宰場處理,與被遺棄的狗狗、貓咪的下場極大不同。為此,經過社區住民的努力,找到TAEA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協助引薦,終於將鴨鴨們轉送至宜蘭鳥禽農場安養、終老。在送養前,社區住民還特地送鴨鴨到台北知名鳥禽動物醫院檢查,得知鴨鴨在開刀下約有六到七成的機會能恢復行走能力!

其實鴨鴨跟我們所了解的貓狗一樣,他們有相當高的智商及感知能力,可以感受到人類的呵護與愛。鴨鴨知道我們是愛他的,他在難過時還會撒嬌討下巴按摩。在前往宜蘭農場的車上,我們告訴他新家裡還會有其他鴨子、鵝媽媽相伴,農場小花主人也會給他一個大愛心,細心照顧;還有一片舒服柔軟的綠色草坪及小泳池,讓他可安心療傷、頤養天年。鴨鴨聽得懂,一路上從激動轉為安靜,看著窗外綠色的蘭陽平原。

落實動物平權教育,需要長期耕耘。我們希望透過教育,讓動物平權的觀念在小小心靈上著床、發芽、花開、結果。人類可以透過一切努力,讓動物們的生命變得更好,而不是成為他們的主宰者、讓他們受苦。

祝福鴨鴨

文/基隆社區 楊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