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公里的愛


文/陳宸億

這回,動平會理事長林憶珊和黃媽媽來到嘉義島呼冊店,不講動平會近期主打的「動物不是娛樂」主題,也非是動保扎根教育,憶珊重拾過去研究生時期的久遠記憶,分享起關於愛心媽媽的故事──也是她一頭栽進動保的初始緣分。

20171102-A03 6b2f5


那時她還在東華大學唸書,為了實行田野調查,她開始接觸流浪狗,進而認識愛心媽媽們,最後,除了份內的田調工作,她也逐漸地被「強迫」歸化成一名流浪動物志工。說強迫,是因目睹浪犬受人族有意或無意的戕害、體認愛心媽媽的奉獻精神,凡心還是軟的,很難不被這些活跳跳的生命及菩薩心腸感動。

20171102-A04 eb4e0


無論林憶珊的動保之路走得多遠,「愛心媽媽」這個弱小剛毅的形象,她永遠珍視。「這個題目我願意一直分享下去……」她強調愛心媽媽的行動與精神猶如典範,一個不願幼小動物受飢受害的心意是動物保護乃至和平的極重要泉源,於是她寫下《狗媽媽深夜習題》,紀錄十個傳奇愛媽與狗不為人知的故事。

20171102-A01 1cd5b


黃媽媽,書中的一章,也是此次講座的另一名主角,當是愛心媽媽中的經典人物之一。

早期她在北部某化工大廠廠區內餵狗,而浪犬群則是廠方除之大快的惡瘤,雙方天天鬥法般上演你抓我放的戲碼。廠方向公家機關租借原始的大型捕犬籠,就能輕鬆誘得較平易的狗兒,而聰明的狗則永遠也不會靠近那巨獸般明顯有鬼的鐵籠。採行如同卑劣鬧劇的抓殺政策,廠區浪狗的問題自然無法解決(當時TNVR尚未流行)。而黃媽媽這頭,幾乎是無時不在察看誘捕籠的狀況,一發現有狗在籠,便得伺機縱狗,以免狗兒一去不回赴死;有時,她設法破壞誘捕籠。

此外,黃媽媽還得與廠方較勁伙食,總是為了準備比廠方的更香更美味的食物而煞費心機,只求把狗兒餵飽,牠們便不會傻呼呼上籠。而敵眾我寡,薄弱的婦人還是無法阻下每一個死亡的陷阱。

收容,是每一位「職業」愛心媽媽都會遇到的難題。黃媽媽亦不例外。隨著餵食時日延伸,她收編了一隻又一隻傷殘問題犬,最後,不得不搭建起自己的狗場,以便安頓日漸壯大的狗群。

20171102-A02 7ceb5


黃媽媽的狗場,確是自己一手搭建起來的。為了節省金錢,她撿來各種堪用的材料,完成她和狗兒們的小天地,至少在裡頭,牠們不再受害,只怕不定時發作那令她最為驚恐的互咬事件,「我從此跟狗睡在一起。」黃媽媽說。為了及時阻止互咬致死的憾事,她便同狗群睡在狗場,就一張躺椅上。之後又因狗吠聲問題,而遭驅趕,最後她回到台南自己的原生地,自然,整座狗場也搬遷下來的,那是她絕無法放棄的寶貝們。

狗場搬遷是一大工程,當時頗考驗黃媽媽的毅力與勇氣,然而不搬是絕無生路,她便咬著牙把一隻隻的狗分批帶下,不多不少,共四十八隻,且再一次搭設場地的工作。她就這樣挺過她餵狗生涯最大難關。

她始有餘力在狗場種植蔬菜,加上她在廠區被訓練來的好廚藝,陪她共患難的狗兒們不拒吃素。黃媽媽懂得如何把各式蔬菜加工製作成狗兒愛吃的蔬食大餐,加上她的老農津貼,她能把她的狗場照管得非常合適。

這是成百上千的狗場中難得的好榜樣。

 

推薦閱讀:

《狗媽媽深夜習題》推薦序

你所不(想)知道的愛心媽媽《狗媽媽深夜習題:10 個她們與牠們的故事》

7小時X 7公里=楊愛媽這條路

愛媽的不歸路,動保的漫漫長路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