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沒有你-愛媽與流浪動物的攝影紀實


20171117-B01 dd8de講座現場,坐好坐滿大合照。(拍攝:許閔皓)


動物影像系列講座:不能沒有你
時間:11 / 4(六)下午2點~4點
地點:浮光書店,台北市赤峰街47巷16號2樓
主講人:沈怡帆 /  傅翊豪
與談人:Karren / 林憶珊 

文字:蔡阿婆

20171117-B02 c2e3b愛媽Coca狗園內的狗兒。(拍攝:沈怡帆)


講座的主題是「不能沒有你」,到底是誰不能沒有誰?基本而言,流浪狗貓不能沒有愛心媽媽的照顧,擴大來看,也不能沒有社會大眾的包容和關懷。畢竟,若處在一個對動物不友善的環境,對流浪狗貓和愛心媽媽都是痛苦折磨,就像一條找不到出口的不歸路。這天的討論非常熱烈,還出現一個溫馨的論點,其實是人們不能沒有這些動物,因為牠們帶給我們的陪伴和溫暖,讓我們學會珍惜及尊重。

動平會理事長林憶珊說明,照顧流浪動物(這裡特別指流浪狗貓)的人有愛心媽媽、愛心爸爸、愛心志工等,但比較普遍的都是愛心媽媽。「流浪動物不能沒有愛心媽媽,就像孩子需要媽媽一樣。」林憶珊認為,愛媽在動保界是重要的角色,但她們在社會的處境、得到的評價,卻有兩極化的現象。林憶珊寫過一本書《狗媽媽深夜習題》,描述十位愛媽與流浪狗的故事,在她看來,這些愛媽也是一般人,只是對流浪動物有不忍之心,社會責任卻都轉嫁在她們身上。 

過去幾年來,攝影師沈怡帆多次到愛媽Coca的狗園拍照,原本他比較會呈現悲情的一面,逐漸轉變成歡樂的一面。沈怡帆說:「狗能夠曬到太陽,其實每隻狗都是會發光的,看起來都是愉快的……陽光下的狗真的都很棒,前提也是因為愛媽提供這個場地,可以讓牠們曬太陽、遊戲奔跑。」這些曾經流浪的狗兒很容易滿足,即使狗園環境簡陋克難,只要一個水盆、一個桶子,牠們就能玩得開心。

悲情能吸引人,歡樂也能吸引人,兩者並沒有對錯,只是攝影師的心態不同了,境界也不同了。從沈怡帆的照片中,我們能看到,愛媽Coca到處取材,慢慢蓋起色彩豐富、拼貼風格的狗園,呈現出充滿活力的視覺感。這天Coca也來到講座現場,看著過往的一張張照片,她說明哪些狗還在、那些狗已經走了,至少有沈怡帆的紀錄,證明這些狗曾經存在過。

 

20171117-B03 97ef1 愛媽Coca與狗兒們。(拍攝:傅翊豪)


三年前,攝影師傅翊豪參與動平會的計畫,拍攝了幾位愛媽與狗兒的照片。當時他跟林憶珊騎車上山,到達愛媽Coca的狗園,看到外面有一尊菩薩,他心有所感,將這一系列作品取名為:「抬頭三尺有菩薩」。人們需要菩薩保佑,流浪狗貓的菩薩又是誰呢?

傅翊豪問道:「您身為狗狗們的菩薩,也就是救助者,在您的狗場外面還有一尊菩薩,您也會向祂求一些事情嗎?」對此,Coca搖頭說她不喜歡許願,覺得許願就是有目的,「我救這些流浪貓狗,就是喜歡而已,我沒有任何目的,不需要許願……其實我也不是每隻狗都救得到,我也沒那麼多能力……有時候真的第二天的時候,就會看到牠的屍體,那個時候就會自責了……其實在外面餵養,很多事情都會自責,不救也不對,救了呢,後續怎麼辦?」 

十幾年前,Coca只是一位志工,幫人家帶小狗去送養,慢慢地,她也開始收編狗貓了。有一位志工勸她說:「不要再這樣做了,遲早有一天會變愛媽。」Coca當時回答:「怎麼可能?」結果當真被說中,她收容許多狗貓,蓋了狗園成為愛媽。

「您覺得菩薩有在保佑您嗎?」傅翊豪繼續問。Coca說自己沒有想到這些,平常只會念南無阿彌陀佛,傅翊豪這麼一說提醒了她,讓她發覺:「是不是菩薩保佑我,讓我在那邊生活都平安……很多事情都是老天爺在保佑我,或許就是所謂說,救動物、救生命,你會有福報,我常會出一些小意外,但是結果都還好……只是我忘了感謝菩薩」。

討論到此,林憶珊補充說明:「我接觸非常多愛媽,她們都有信仰,為什麼?因為她們處境這麼艱難,她們需要有個信仰來支持,或是有個理由說服,啊我就是欠狗債,這一生就是來還債。」有人覺得愛心媽媽很瘋癲,有人說愛媽很有愛心,其實這些流浪狗貓的來源,是因為政府執法不力,源頭管理不善,還有飼主缺乏責任感而造成。林憶珊認為,如果這個社會能做好生命教育,愛媽就不用做得這麼辛苦,「我們希望流浪動物消失,台灣社會沒有愛心媽媽這個族群。」

 

20171117-B04 8b885主講者由左至右:沈怡帆、傅翊豪、Karren。(拍攝:許閔皓)

Karren是一位全職的攝影師,FB粉絲頁超過五萬人按讚,除了商業攝影之外,她也關心流浪動物,曾與多個動保團體合作。一開始拍流浪貓狗,Karren只是單純喜歡拍,漸漸的她觀察到,為何到處都是流浪動物?等她接觸越來越多愛媽、志工、保育場等,「就會覺得為什麼牠們會在裡面?這個問題是大家要一起想的,為什麼?這件事情是所有人都應該關注的。」

Karren說了幾個她在街頭拍攝的故事,她覺得拍照有很多功能,一,療癒自己,二,讓生活更好,三,有能力幫助別人。例如她曾拍攝一位蔡媽媽的狗園,協助他們順利搬家,最近也到各大學的關懷生命社拍照,並展開收容所計畫,替那些領養的飼主與動物拍照。

從這些經歷中,Karren發覺:「照片必須要吸引人,除了吸引本來就喜歡的人,也要吸引那些討厭的人。」攝影可以有很多面向,她希望呈現溫暖一面,讓大家覺得沒那麼可怕,多接觸、多了解,就不會那麼排斥流浪動物。

 

20171117-B05 750ba愛媽Coca出席講座,與攝影師們對談。(拍攝:許閔皓)


討論期間,沈怡帆提醒大家,當我們拍攝動物時,也要尊重牠們的感受,例如用小一點的相機,仔細觀察動物的反應,而不是一看到動物就猛拍。Karren也提到如何拍攝那些受過人類傷害的動物,說不定連快門喀擦聲都會嚇到牠們,她強調說:「跟動物做朋友是很重要的,另外就是抓住決定性的瞬間。」經由長時間的陪伴與觀察,以及真誠關懷的態度,才有辦法拍到好作品。

動物平權的概念在此得到了體現,即使拍攝只是一瞬間,我們仍應關注被攝者的心情,不只是人類,也包括動物。林憶珊則希望大家能營造一個友善的環境,給愛媽多一點關心、同理心,例如不要驅趕流浪狗貓,支持動物保護的團體,這些都可以幫助愛媽,每個人都可以盡自己的心力。 

不能沒有你,到底是誰不能沒有誰?從愛媽Coca的描述中,或許我們能找到答案。「日子還是要過,因為我有這麼多狗還有貓……我難過只能當下難過,我要趕快忘了,我不喜歡有記憶……其實不是我救了牠們,好像是牠們救了我,好像是我把牠們帶來陪伴我……只要牠們好,我覺得我好開心、好幸福。」 

相關連結:

沈怡帆粉絲頁:貓草天空 
Karren粉絲頁:Karren's Photography 
動物影像網站「不能沒有你」議題 
愛媽的不歸路,動保的漫漫長路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