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眼底的囚禁,是黑白還彩色?

 

20171115-A01 71057主講者由左至右:沈怡帆、許閔皓、李俊宏


動物影像系列講座:被鍊犬-被禁錮的靈魂
時間:10/25(三)晚上7~9點
地點:浮光書店,台北市赤峰街47巷16號2樓
創作人:沈怡帆 / 許閔皓 / 傅翊豪
主講人:沈怡帆 / 許閔皓
與談人:李俊宏

20171115-A02 5e944 
文/陳宸億   攝影李婉鈺、周曉琳、黃郁庭

黑白的被鍊犬

許多人曾被狗追咬,後來終生恨狗。有人卻相反。許閔皓是這樣「有點」愛上曾經結下樑子的東西。

他小時候待雲林海邊,被螃蟹夾、被野狗追,成年後住過八里,卻在當地拍起招潮蟹來。八里多野犬,而這時的他,已懂得如何驅散悍犬,同時在一次老太婆被狗追咬導致政府抓狗的事件後,開始觀察野狗,進而拍狗。

作為一名專業攝影師,什麼都可能是主題,但他從來沒想過他被邀來拍「被鍊犬」。他更沒想過,他的第一位主角,是一具伏地發臭頭仍繫鍊的乾癟狗屍,「我沒料到第一次拍被鍊犬就拍到這個。」攝影師受到極大的震撼,才慢慢發現家犬的苦難是如此多變又頻繁。各式各樣的被鍊犬,懷孕的、傷病的、殘疾的,共同的特徵是:精神崩潰。他原先也懼怕他的攝影機將激怒目睹的飼主,卻是,他們大多無感。

狗這麼慘,這些飼主為何無感呢?

許閔皓的解釋是:「我想,很多飼主不曉得發生什麼(可怕的)事,他們其實沒有惡意,只是無心……」

 

20171115-A03 d1e35


他放大呈現的被鍊犬痛苦形象不是批判,更多是滿滿的體貼與同情,「沒有行為師在場協助,我們要餵水、解繩都困難,」許好似毫不在意如何順利進行拍攝,他總急著想跳脫攝影師的身分,焦慮如何緩解當下眼前的苦難,「牠們遭受這等待遇後,依然願意相信人,這也是最讓人不忍的地方。」

許頗在意被攝者是否主動參與的問題,並透露,他原先最愛不著痕跡的拍下身旁路過的路人,後來改拍兒童,因為兒童不如成人對攝影行為敏感,最後,他才找到最理想的對象:動物。他說:「牠在想什麼不難猜,很單純,我覺得我像狗不像貓,故喜歡拍狗。」

「沒有辦法幫狗解開打結的繩鍊是比較麻煩的問題……」而他的被鍊犬圖像一律黑白,這是他做為一名創作者至為深切的不忍與關懷。

 

彩色的被鍊犬

在沈怡帆的眼中,被鍊犬則是彩色的,同時,附加一大片背景;除了狗,他在意狗的周遭環境,常試圖以遠景把整個悲慘世界收攝下來,讓人懷疑,他是不是恨不得連飼主的嘴臉都攬下來?

沈長年以拍攝流浪貓著名,狹義上雖非動保人,早已習慣考慮許多動保上的難題。他思考,若一隻被鍊犬,主人整天活動在牠身邊,該情況是否可被接受?無違動保法,卻明顯觀感甚差,該如何是好?狗為何被鍊,飼主心態為何?……等問題。

他甚至問:「在某些情況下,狗是否有被鍊的必要?」

 

20171115-A04 83e1d


動平會理事長林憶珊說明,「尤其在歐美等先進國家,禁止鍊養任何動物已是無可撼動的動保法趨勢。若有犬隻或他人的安危顧慮,仍應費財力心力來建圍籬,釋放被鍊犬。」

沈進而追問:「人類是否有把狗訓練成工具犬的權利?」

沈以非圈內卻關心動保的特殊身分,提出了一些大眾性問題,他骨子裡憎惡虐待動物,卻越來越保守;當有人問他:

「為何你的被鍊犬圖像偏向理性、冷靜、不帶情緒、帶有距離?」

他表示:「我以前針對公立收容所拍了太多濫情聳動的照片,激烈的謾罵過後造成嚴重的對立,無助於解決問題。」

這大抵是他總特意保留許多空間給反方意見或無意見者,期待雙方意見的溝通與交流,讓更多的飼主願意多點心思考慮家犬的處境。

林憶珊特別提出,兩位攝影師皆以單獨個案的形式來記錄被鍊犬,故具體呈現出各個被鍊犬的不同的受難主題,深具感染力。

 

20171115-A05 9c658

20171115-A06 9a653

20171115-A07 8e37b

 

相關連結:

「凝視-希望的眼神」動物影像網站 – 被遺忘的同伴 
被鍊與不被戀 小黃的一天兩樣情
被鍊犬或拴繩犬的常見問題:您該了解的非人道行為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