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鍊與不被戀 小黃的一天兩樣情


20171113-A01 84e54


時間:10/21(六),下午3點半~5點半
地點:浮光書店,台北市赤峰街47162
講座主題:被鍊犬-被遺忘的同伴
創作者:林仁達 / 韓修宇 / 宋沛萱
主講人:林仁達 / 韓修宇
與談人:于立平

20171113-A02 92eff
文/鄒敏惠   攝影沈怡帆


被鍊犬是台灣社會一群被遺忘的同伴。環境極為惡劣的地方往往就是牠們的棲身之處。「人在那裡絕對待不上10分鐘。」導演韓修宇這麼形容。

儘管對於被鍊犬的了解還不多,受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的之託,擅長電影編劇、極短篇影像的韓修宇決定接下任務。「雖然不了解議題,但總能記錄牠們的一天吧。」於是他決定親上火線,在一個廢棄豬圈拍攝《小黃的一天》。

小黃是一隻典型的被鍊犬,外表與普通的黃狗沒什麼兩樣,也沒有特別明顯的傷口,要不是一條骯髒的棉繩栓繞在頸部,你會以為小黃是一隻被細心照顧的狗兒。只不過,鏡頭拉到水桶裡放到發黑的飲水,地上乾了又乾的排泄物,一張殘破的藍白塑膠布棄置在旁。鏡頭下的小黃,是千千萬萬隻被鍊犬的縮影。

20171113-A03 97c6e


要將一天濃縮在短短數分鐘內,常見的做法是用縮時攝影來呈現。不過,韓修宇卻沒有這麼做,而是選擇以慢動作的高格數攝影與縮時攝影交織對比,背後有他的深意:「縮時攝影猶如以人類的視角看牠們的一天,輕易忽視了大部分的細節,尤其牠的情緒與感受,總以為牠在人看不見的角落悠然自得。反之,高格數攝影補足了人忽視的細節,以被鍊犬為主體,清楚地看見小黃的真實情緒與感受,緩慢的影像更呈現了被鍊犬度過的冗長的心理時間,迫人觀看牠們以刻板行為消磨漫長的一天,也許,才能瞥見牠們真實的一生。」

小黃是否在等待主人到來?短片結尾並沒有給我們答案,只知道小黃的一天結束了,還有千千萬萬個日子要在未來重複上演。

20171113-A04 cc9f2
短片《一處和緩寧靜的山坡》則有如一道謎題,全片黑白無聲音,特寫鏡頭近距離凝聚在狗兒身上,在毛髮、耳朵、腳掌、眼神等各部位細節停留,強迫觀眾凝視,看狗兒柔軟蓬鬆的腳掌,踩在狹窄、崎嶇的路面上,不斷將腳輪流抬起又放下,是顯得多麼侷促,似乎想要快點離開這個地方。
 

這想必也是一隻被鍊犬吧?導演林仁達的答案卻是出乎意料之外。原來鏡頭裡的這隻狗是位「狗演員」,而這位狗演員不是別人的狗,其實就是林仁達自己養了多年的狗「寶毛」。

20171113-A05 9a230


被問到為什麼會讓自己心愛的狗出演一天的被鍊犬,林仁達說,礙於被鍊犬往往難以接近,於是想出了這步巧棋,不正面描寫被鍊犬,而是書寫出被鍊犬的狀態。「凝視也是一種人的視野」,林仁達舉例,一條熙來攘往的公路旁,一個臨時搭建的棚子,裡面就有一隻動物在喘息;只是汽車呼嘯而過,幾乎不可能會有人看到。這種被遮蔽的狀態,往往是被鍊犬難以被看見的關鍵。

20171113-A06 9139f 

公共電視「我們的島」製作人于立平認為,這兩部短片的訴求和觀點都很具體明確,也都讓她回想起早年拍攝環境紀錄片,看見野生動物遭囚禁的經驗相呼應,例如懷孕母熊在長期囚禁下吃掉小熊、被限制自由的紅毛猩猩罹患重度憂鬱等,與被鍊犬的處境竟是如此相似。

于立平相信,影像的力量還是很大的;除此之外當然也有其他行動方案,例如志工關懷、幫忙遛狗等等。宋沛萱執導的短片《我.們》,就是講述一名關心動物的都市女孩,看著螢幕上的流浪動物,想幫助牠們卻苦於只有一人的力量,後來發現每天出門路上都會經過一隻被鍊犬,於是從一開始打開自己的保溫杯倒一點水給狗兒喝,到後來主動幫忙遛狗,慢慢地付出關心,從有感情開始,改變也正在一點點發生。


相關連結:

「凝視-希望的眼神」動物影像網站 – 被遺忘的同伴 
孤獨圓舞曲 尋找被鍊犬的希望 
被鍊犬或拴繩犬的常見問題:您該了解的非人道行為  
美國關於禁止鍊狗的法律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