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圓舞曲 尋找被鍊犬的希望

文/鄒敏惠   攝影/沈怡帆

20171105-A01 b86a1


「餓不死也走不開」,是牠們一生的寫照。既沒有流浪狗的自由,也沒有收容所狗兒的十二夜通牒。牠們是被鍊犬。散佈在全台鄉市鎮各處,烈日下,大雨中,上演一齣鐵鍊與生命的孤獨圓舞曲。

正常照顧下,牠們有機會活到老死,卻僅能在數公尺範圍內活動,可能就睡在自己的排泄物旁,發臭;可能就此染上疾病,發顫;以犬隻的平均壽命13年來看,這段煎熬的時間可能長達13年,也就是4745個漫漫長夜。

20171105-A02 130f1


不過這還不是最難的。最難的是「獨處」這件事。紀錄片「孤獨圓舞曲」中的愛媽可卡:「(被鍊犬)放出籠子來就是打圈圈,一直轉一直轉。」

Turid IDTE(國際訓練師課程)的講師Anne Lill解釋,狗兒的大腦沒有一種機制可以處理「獨處」這件事,牠們也許可以學習獨處數個小時,但壓力也隨著時間慢慢累積。「被鍊犬處在一個灰色模糊的位置,」去年跟著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TAEA)到花東做田野調查的訓犬師「POLO拔」,以及一同前往的導演李開地,開始發現被鍊犬的問題。

14日「孤獨圓舞曲」的座談上,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除了首度公開被鍊犬的紀實影像,也邀請POLO拔、李開地,以及導演洪淳修等人共襄盛舉。儘管天候不佳,下起豪大雨,現場參與民眾幾乎滿座,隨著李開地的鏡頭來到東部鄉鎮。

20171105-A03 74751


對多數人來說,相較於安裝鐵窗或保全系統,養隻看門狗是最低成本、也最直觀的做法。不過真正被問到養狗的原因時,影片中的飼主卻多半不是很有把握地說:「看門啦…如果有陌生人經過牠可能會叫…反正牠的用處只是吃廚餘而已。」

根據動物平權促進會調查的結果,被鍊犬的「功能」不外乎看門、吃廚餘。以最常見的看門來說,就不禁要問問動物行為師,狗真的會看門嗎?POLO拔表示,所謂的看門狗美其名為工作犬,其實只是利用狗兒的害怕,作為看門的一種工具。「其實這並不公平,」POLO拔說,一般的狗兒不同於工作犬,工作犬(或護衛犬)有能力,也有這樣的自信去判斷人類的處境是否需要保護,不僅不會在害怕、恐懼的情況下「出任務」,瞭解暫時不需要工作的時候,也知道自行退到一旁休息。但不論是否為工作犬,不常與陌生人接觸的狗兒,往往都會出於害怕而吠叫。

20171105-A05 0f8ef


POLO
拔也說,其實只要好好對待狗兒,不用刻意經過專業訓練,也能兼顧被鍊犬的福利與看門犬的功能性。例如田調時遇到的一位飼主,他養的狗也是長期被鍊住。不過在長期訪談後得知,該名飼主每天早晚都會花半小時至一小時,帶狗兒到附近菜園散步;鍊子長度有10公尺,讓狗兒活動的範圍大了不少;儘管天氣炎熱,狗兒的遮陰處卻是涼爽的;陌生人來時狗兒還是吠叫,但主人出來後狗兒就回到自己的小屋裡繼續睡覺,讓人來接手。「在正常情況下,狗其實是可以做好工作的。」POLO拔說道。

走訪全台田調很辛苦,將這段過程製作成紀錄片,更是不容易。李開地感性地說,小時候在金門古寧頭的農家長大,家裡也養了一隻看門犬。然而看到狗兒在被剝奪自由的同時,只能生活在缺乏醫療及寒冬酷暑下,讓他不僅想問,這樣算是為人工作,還是受虐?

20171105-A06 5a156


被鍊犬不是鄉下的專屬現象,北部都會區其實也常見到。聽眾以自身經驗反饋,分享在自身生活經驗中,不乏遇見被鍊犬的機會:「我朋友把狗鍊在陽台,他精心計算狗鍊跟門的距離,自豪地說狗兒一定搆不到。」現場也有不少投身教育界的民眾,從自身的專業出發,認為觀念的轉變得從教育開始。

「看到很容易,難的是自己要站在什麼位置。」李開地表示,影片牽涉公部門、愛媽、非營利組織、飼主等多重面向,該如何從中取捨出人與動物的關係,是最大的課題。他表示,不希望一直批判,因為批判容易造成對立。他也希望大家能在看完影片後一起討論,「讓氣氛凝結在一起」,進而翻轉傳統,讓被鍊犬問題從下一代開始改變。

 

延伸閱讀:
被鍊犬或拴繩犬的常見問題:您該了解的非人道行為
動物紀實線上展 關注被鍊犬權益
底特律禁止民眾鍊犬
同伴動物無價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