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喜

10437230 10203310199903015 1038449057 n

文/梁嘉汶  圖/李坤泰

通過攝影機的鏡頭,我拍下了人類看不到的苦難。牠們的苦難就在我們面前。

周末從台北出發到宜蘭,大概去了3個生態農場。在生態農場裡,很多家庭帶著孩子三三兩兩的參觀各種動物,從小魚到大羊,所到之處充滿著新鮮感,樂此不疲。與這歡樂的畫面成很大對比的,反而是動物們。小羊、母羊和公羊分別在不同的柵欄裡,牠們都有幾個共同點:身體彼此依偎,希望得到一絲溫暖和安慰;用渴望、空洞的眼睛注視來來往往的人類,是發出了飢餓、疼痛還是悲傷的訊號呢?

柵欄旁邊有一張大大的海報寫著「小羊喝奶,大羊吃草」,人類買來放在瓶子裡的羊奶和一束乾草,羊羊們使勁把頭塞到柵欄之間的狹縫裡,欲求把手上的乾草和滿滿的羊奶迅速塞到牠們的嘴巴裡。我無法想像牠們平日是餓了多久,才會有這種不顧一切的行為。

在這個懸空3米的平台,牠們腳底下的鋼鐵,一條一條相交拼湊出一個一個空洞的矩形,從矩形中看到平台下面的水泥地板,那兒充滿著排泄物的臭味。羊羊們的基因藏著祖先的記憶嗎?還記得溫暖的泥土、吃不完的小草和熱情的太陽嗎?牠們現在踩著冰冷的鋼鐵,坐立不安,下面還發出陣陣惡臭、眼睛只有人類手上一點點的乾草,外表不討好注定要挨餓。

10432287 10203310444029118 157374066 n-1

公羊、母羊和小羊彼此分間,方便清理和照顧。母羊豐裕的身體藏著小羊渴望的羊奶,但是小羊要喝奶卻只能從人類手上獲得,他們只有一路之隔,卻是心中最遙遠的距離。母羊眼看著自己的孩子,無力保護牠們,只能默默注視。公羊、母羊和小羊都沒有角,不是品種的原因,而是人類從牠們小時候就把角切掉,擔心牠們因為打架而受傷。這就是人類高尚的藉口,造成動物們一輩子、甚至一個世代的傷害。難道牠們身體藏有唯一能夠防禦的武器也犯法嗎?

在這些生態農場,還有很多有同等遭遇的動物們等待覺醒的我們去拯救牠們。牠們的希望都寄託在園區裡歡樂的人類孩子們的身上,他們是未來的希望,未來的主人,我也相信他們為動物發聲的力量比我們要大很多很多。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