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介紹-邊緣案例論證(the argument from marginal case)

2014012210

文字/王萱茹(中央大學哲學研究所的博士候選人)
攝影/蔡秉志

在之前我們稍微介紹過「邊緣案例論證」的概念,這是動物倫理學家們經常會使用的一個方法論述,來為動物發聲。「邊緣案例論證」的特色就是運用人類與動物之間的「相似性」(similarity),進而說明動物與人類之間的許多特質當中所具有的共同之處。

邊緣案例的用意在於,擴大我們道德考量的範圍,打破以人類成員為中心的物種之界線,重新界定可以擁有道德考量的標準,因此,一個剛出生的嬰兒的心智發展會低於一個成年的黑猩猩;而一個小孩能夠經驗到的痛苦及 快樂,同樣地,一個成年的黑猩猩也能夠感受到;某些動物甚至具有很高的自我意識,並且與其他個體互動社會交往的能力等等。

動物倫理學家認為,若為避免物種歧視的錯誤,我們若可以給予人類孩童道德上的考量,那麼,這些比孩童心智能力發展得更好的動物,也同樣符合道德考量的標準。

當然,反對動物權利者常常認為,人類孩童的道德地位不能與動物相比擬,畢竟,人類孩童是人類物種的延續;但是,動物倫理學家提出這樣的觀點,並非要消解孩童的道德地位,而是提出一個反省,相同的條件,我們沒有理由不給予動物道德考量。

與「邊緣案例論證」連結的概念,還有「道德行動者」(moral agent)與「道德受動者」(moral patient);「道德行動者」是指一般正常的成年人;而「道德受動者」則是指人類孩童、動物等等。

二者的差別在於:道德受動者,具有道德上的地位與考量,但是本身不具有判斷是非與對錯之能力,道德行動者往往要承擔比較多的道德責任與義務。這也可以用來說明,父母對孩子要承擔的義務較多,如同飼主與同伴動物之間的關係,人類與動物、大自然的關係也是如此。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