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Kabu與我的相遇

 

1-20180108-01 92d60


文/李宛玲

她叫Kabu,是我的第一個大象朋友,一見到她我就開心地笑了,也哭了。好心疼她左前腳側翻無法著地,只能用腳踝撐著走、好感謝有這麼一處天堂拚命救援大象,捍衛他們原始自然的生活形態、震懾於她的龐大、力量與美。

我伸出手,她也緩緩朝我靠近,先把鼻子貼在我的手上,然後再貼近我的臉,讓我抱她。那一刻,我小小的心臟和她大大的心臟是相連的!我們共享同樣的意識、情感與宇宙,深深感受著彼此,心與心間沒有距離,這份感動太強烈讓我抱著她邊大哭邊發抖,她看進我的眼裡,我也從她美麗廣袤的眼中看見自己,就這樣互看許久,發現旁人都靜默了......

剛好今天也是Kabu來到自然公園的一週年,過去她的母親是木材搬運象,23年前Kabu兩歲時被掉落的木材擊斷了左前腳,但等她夠大了,她依然被控制來運木材,右前腳得承擔幾乎全部的重量。她的第一個孩子被不當照顧而早夭,女兒出生不久便被賣到馬戲團表演。但Kabu活下來了,她讓我別為過去傷心,在這裡,她非常快樂。

這裡的三十多頭象,從四個月大到九十五歲,還有幾百隻貓狗牛馬豬帶著他們各自的故事在這片河谷草原找到歸屬部落、好朋友與家,我一頭一頭認識他們的名字和故事,大象們唱著他們的歌,好美好美。

來自然公園的途中遇到一隊象群,幾十隻象每隻都至少背負三個人加上坐台的重量,真的很難過很無力,在奴役騎乘象的利益背後是多少鞭打訓斥累積......多希望能讓更多的尊重、平等意識流入人與萬物之間(人與人之間也需要),對動物的殘忍虐待、咒罵依舊每天在視線以外之處上演,我到底能做什麼?

即使只是擔任一日志工,我可以從Kabu的眼神中看到她記得我,在要離開時來到我身邊道別(偷餵了一顆南瓜給她Laughing),親愛的Kabu,就像妳的名字Kham Boom一樣,妳是那燦爛金陽。 

帶著泥巴、大象皮膚粗糙帶有柔軟又佈滿細毛的觸感回到青年旅館,旅館裡的人不太會說英文,我的泰文也只會幾個單詞,但他們邀我一起晚餐,把自己的菜切一半給我,感動和溫暖不需要翻譯。

這是最後一個在清邁旅居的夜晚,昨晚的夢是處在第五次元,一切事物和意識都由頻率構成一束一束的光,不同色系明暗,創造不同能量層級的空間,有些能用手指輕沾泛成漣漪,有的光束則是富有彈性,像豎琴弦。沒有時空限制,一切都在那裡。

 

備註: 
Elephant Nature Park大象自然公園,位於泰國清邁,是一個救援動物的庇護中心,包括大象、狗、貓、水牛等等,並提供志工照顧動物體驗活動。
網站:https://www.elephantnaturepark.org/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TheElephantNaturePark/

 

相關連結:

喜愛大象就別騎牠! 
大象在跳舞嗎? 
大象也有同理心,彼此安撫如人類  
象牙與守護者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