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與藝文系列講座 - 插畫、繪本與動物


20171214-A01 8cf73 

藝文與動物系列講座 插畫、繪本與動物
主題:與童心相遇的時光
主講者:貓魚、王卉文


文/葉益青   攝影/沈怡帆

一翻開手中的繪本,說起其中故事完全停不下來的王卉文,在雨落的夜晚,帶來她深愛的繪本,一個又一個,從大野狼到鯨魚,一樣又一樣,分享她所愛的動物故事;相對於一直說停不下來的王卉文,插畫家貓魚,愉快聽著卉文說太好聽的故事,但卻能非常精準的插入議題,發表精闢的對話。這兩個人,說起創作說起動物是一團快樂的吱吱喳喳。

卉文其實小時候不愛動物,父母有潔癖無法接受家中有毛的動物,她說以前看到動物甚至會繞路走,成長後陰錯陽差,一隻兩隻三隻貓來到家裡,過起和貓吵架被貓依賴的美好生活。貓魚則是在有狗環境中成長大,習慣被狗撲倒跟狗吵架,動物根本是兄弟姊妹一起長大。因為喜歡畫畫,決定了以畫畫為生活方式,最為人知的作品則是《十二夜》的前導視覺。

20171214-A03 4d235


繪本與動物到底有什麼樣的關聯?卉文說,動物角色是童真的、投射自己個性,是可以對話的,貓魚補上「投射自己喜歡感受,幼獸是小孩子喜歡的,形象鮮明」。像是大野狼與小白兔不時出現,象徵天真的小白兔與個性鮮明的大野狼,往往成為一種對比。大野狼也是卉文非常喜歡的議題。

《流浪狗之歌》以影片無聲伴著屋頂雨水滴落聲播放,在場的人心被緊緊揪著,抖狗慌張無助奔跑回頭嚎叫,大地上只剩一個落寞身影,比利時插畫家用素描呈現無字書,最後狗遇到了孩子,隱約帶來希望,或許。《紅犬》這本繪本,描述了與眾不同、整隻通紅的狗被厭惡被排斥,直到有個小女孩跟狗一起玩,狗慢慢放下心防,最後一頁呈現小女孩有一頭紅色的頭髮,一樣的他們倆,不再孤單。這兩個有狗的故事,在孩子的純淨中,最終得到了小小期盼吧。

20171214-A05 0e4cd


卉文繼續翻開叫做《教訓》的繪本,獵人因為所養的雞被野獸吃了而拎起槍要去找野獸算帳,最後他被捕獸夾夾住腳,只剩一顆子彈的他,該殺了野獸還是該用子彈解救自己?故事沒有明確的結局。「好的繪本要有開放的結局,好好討論」,貓魚也說「這本繪本的版面構圖安排都深具意義,每一翻頁的節奏,都可以帶來思考」,繪本不是只給孩子的,大人更需要看。觀眾在此提出「開放式結局對孩子是否是正面的?」的疑問,卉文認為陪伴共讀的人很重要,講故事的人需要引領討論;貓魚在此提出建議,認為大人應該適當讓孩子知道大人也很多不懂,承認父母「不能」,不是說長大了就會懂來搪塞。

在我們刻版印象,繪本是比較可愛的,但其實畫家不是要用討好小孩的方式來創作,小孩心底也是有黑洞想搞破壞的,長年為孩子說故事的卉文,也曾遇到家長問「有公主的故事嗎?」殊不知,揭露了真實才有勇氣面對。

20171214-A04 3ec8e


講到了孩子與動物,貓魚認為有動物一起長大的孩子比較有同理心,她的孩子和動物一起打鬧,常自然思考動物和人的關係,相較大人的思考,孩子也有多元觀點。卉文提起某次跟孩子講大野狼的故事,大部分回應都是要殺了野狼、剖開肚子等等,只有一個孩子說大野狼好可憐,它只是肚子餓而已,這樣不同的觀點讓卉文當下一陣感動。而在《世界上最可愛的貓》這本法國繪本裡,小女孩跟著父母去買了一隻貓回家,而後書裡一直出現小貓的背影,可愛無比,最後一轉頭發現是一隻狗!!小女孩對著從貓變成狗的寵物說「你是世界上最可愛的貓」!動物絕對不只有可愛,很多時候也是可惡的,要先想好,不管怎樣,不離不棄,這樣一本繪本正可以帶領孩子正確的關於同伴動物的基本觀念。

討論繪本後,貓魚分享創作歷程,她語調犀利的描述從國中腦袋就轉得和一般孩子不一樣的自己,大學時開始想和動物有關的事情,先是加入台大懷生社,再開始以畫畫、設計來協助動保需求。她分享了一個因為被豢養在海生館鯨鯊野放卻無法於大海生存死亡的故事,貓魚被這個傷心的事給擊倒了,因此畫了一張畫,期望心中的鯨魚可到其他地方好好生活。

20171214-A06 d2777


看著畫中的鯨鯊自由遨遊,其實動物和人類是緊緊相連的世界,貓魚這樣說。藉由閱讀繪本、透過作品,貓魚與卉文,持續思考持續辯論,找到更好的答案,而答案沒有定論,沒有制式,關心動物的種子,灑下了,端看我們怎麼尋找。

有一天,種子總有一天會發芽的,這就是希望。

20171214-A08 28b78

20171214-A07 ccb0c

 

相關連結:

動物與藝文系列講座:第七場 插畫/繪本與動物 
大衛林區的漫畫《世界上最憤怒的狗》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