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權和女性主義講座速記


20171130-B01 00c96


動物與藝文系列講座

主題 :動物權與女性主義
時間:11 / 18(六),下午24
主講者:張君玫

20171130-B02 c9902 

文/張君玫  攝影/陳懷恩


2017.11.18 台灣動物平權會在浮光書店的講座 

這個題目其實可以有很多不同的講法,我今天要說的也只是其中一個方式。基本上,「動物權」和「女性主義」這兩個詞彙都是總稱,涵蓋了許多不同的方向與思想。動物權一詞狹義上來說是指把動物也是為生命的主體,因此應該擁有權利。但隨著思想的發展,這個詞也包含了不同路徑的動物權益運動。因此,基本上,我把動物權視為一組關於物種分類的問題意識,尤其是對於這種分類及其後果的質問。同樣的,我把女性主義視為一組問題意識,關於性別分類及其後果的質問。兩者都牽涉到知識和權力,以及由此產生的行動和制度上的後果。 

我今天要做的不是教科書是的介紹,而是這兩組分類與問題意識的交織。我的出發點是我們是有機體,我們是作為主體的身體,以及有身體的主體。這個思考的起點本身其實就是非常女性主義的。因為,不管是從哪一個取徑著手,女性主義的問題意識作為對性別化的存在經驗的質問,都無法避開身體的議題。無論如何,我們都會繞回到自身與他者作為體現的存在這件事情。什麼是體現的存在。最簡單的意義是,你有一個身體,而且更重要的是,這個身體需要被照顧,這個身體很脆弱,會生命、受傷,最後死亡。

20171130-B03 631f5


這是一個女性主義的議題,因為傳統父權的秩序,正是透過把女人,或所有偏向女性的存在,放置到身心二元對立中的身體一端,而且彷彿這些存在僅僅是身體。而將男性放置到高於身體的,或是可以超越身體的,同時因此具有較高上或完整的地位,因此有資格去決定身體形式的高低或秩序。簡言之,在這樣的秩序中,男人命名了女人。同樣的,在物種分類中,人類命名了動物。如同基督宗教的聖經創世紀2:20中,上帝讓亞當去命名所有的動物。有人說,上帝的目的是要讓亞當意識到這些動物都和他不一樣,因為只有他是上帝以自己的形象創造出來的。因此,他在動物當中,卻同時孤單一人。由於,人在象徵秩序中的位置被確立。

但女人和動物之間的關係更複雜。在人類的文明(複數)中,幾乎都有男性為尊的象徵秩序,而女人的位置緊緊繫於她們作為會生出小孩的類別。父權體制對於女性的控制有很大一部分在於生育力的獨佔。而當人類開始圈養動物開始,也開始操弄他們的生育力。事實上,當人類開始循化了植物,也同樣在不斷的操作作物的繁衍機制,進行各種育種和培養的工作。尤其到了資本主義的生產模式中,當利潤成為最高的價值,對動物的生育功能的操作也達到了極致。從生育到養殖,不僅是詞語的改變,因為詞語在這方面是最末端的呈現。養殖的理所當然,包含了許多生產模式和經濟邏輯的預設。對詞語的批判,同時必然是對於社會運作和政治權利的批判。當我們不再質疑語言,也就表示我們可能失去了批判的想像力。

20171130-B04 a344c


但女性和動物之間的關係,還不僅僅在於生育力受到控制等壓迫的類似處境。我們還需要更多層次的思考,不僅包括知識論和權力的批判,也包括存有論和倫理的探索。換言之,我們終究要觸及一個根本的問題:生命是什麼?什麼是意識、心靈,乃至於動物福利論述關心的受苦的能力?借助於現代科學對於動物與其他生命形式的研究,我們漸漸發現,這些問題在生命中都是程度上的差別。

最後,想跟大家討論的是女性主義和動物權運動的另一個共同點,亦即都很容易引起激烈的情緒反應,包括對於倡議者的攻擊與污名化。主要原因或許在於這兩個運動都是在挑戰社會生活中最根本的分類向度,因此也衝擊了人們習以為常的象徵秩序,以及由此衍生的利益。其次,這些激烈的情緒反應也可能提示了我們一個重要的事實,那就是理性的有限性。理性,我們仰賴的知性與理解,隨時都可能失效。因為,回到我一開始的起點,我們是有機體,有身體的存在物,換言之,我們的情緒是根植在身體中,因此也和我們心智的功能與運作,交織密不可分。或許,情緒並不必然是負面的,不僅是對思考來說,對運動而言也是如此。事實上,這也是女性主義知識論對於傳統客觀性和抽離態度的批判。

20171130-B05 1a33b


20171130-B07 b27d5


20171130-B06 f9b40

 

相關連結:

張君玫 Blog:一座演化中的島嶼
動物與藝文–系列講座
 

了解動物權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