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城市的精靈-貓遇見文學作家

 

20171128-A01 4cb1b


動物與藝文系列講座:動物與文學
主題:城市的精靈--貓與文學作家相逢的傳奇
時間:11 / 11(六),下午2~4點
地點:浮光書店,台北市赤峰街47巷16號2樓
主講人:朱天心 陳宸億

 

20171128-A02 c1886


文/王美恩
(文字工作者、東吳社工系講師)  攝影/許立汶

在充滿書香氣息的浮光書店,天心一開始說明了代替海盟出席的緣由,動平會原本是安排兩位文學作家「稱兄道弟」地對談「文學與動物」,轉換為宸億與天心「阿姨」兩位資深街貓動保志工,以深厚友誼為基底,交流著對台灣街貓TNR運動的感觸。

都市環境設計本是以人為主體,其他相對弱勢的生命,可否有尊嚴的生存,端視人類文明素養的成熟度,當然強弱勢不光是人與動物的對比,人類間也有強弱之分,有文學敏感度的人總是先看到那無法抵擋尚未成熟的文明中有形或無形暴力之弱小的生命。

多數貓的天性,並不像狗會用帶點萌樣的討好姿態劃破與人類的陌生界限,對於貓,人類要主動示好,要拿捏好尊嚴界限去建立關係,所以鍾愛貓的人總有一種外冷內暖的明顯特質,就像貓一樣地呵護自己的尊嚴。

20171128-A03 ec693


「在台大懷生社團,多數人關心的是流浪狗,只有我負責街貓。」宸億道出在保護流浪動物的世界裏,街貓有了人性偏好造成的弱勢。宸億觀察貓,也觀察了人,在都市有自我中心的人讓他悲憤,也有那微光般的愛貓志工讓城市變偉大,微光對他而言是比101還巨大的象徵,讓他認同著這城市。

天心聊到在永康街的巷弄中,看到有人細心地用小罐頭盒裝著水,藏在不起眼(避免有人會以預防登革熱之名而踢倒它)但貓可以發現的地方,那裝著水的罐頭盒是她認同國家的重要指標。

天心和宸億兩位都認為文學作家少了對邊緣生命的關注,缺乏對痛苦感受的敏銳,文學創作的深度勢必受限。宸億談到英國諾貝爾文學獎主萊辛Doris Lessing的作品:「陌生女子的來信」描繪失敗者的處境,「樹木與女孩」談到智商不足的黑人少年如何解決性慾?柯慈(J.M. Coetzee)常在作品中談到動物的生存尊嚴,宸億認為優秀的作家是在主流和非主流信念之間的掙扎,把對不公不義的悲憤訴諸文字。

20171128-A04 906a8


天心期許自己在七十歲以前可以完成有關街貓的小說,透過街貓的眼去看世界,點出都市中還有許多需要被關注的生命;也希望自己不要再寫有關尊重,有關動保的文章了(表示這城市已有足夠的文明素養)。長期花許多時間和能量照顧街貓,自己寫作的時間相對減少,但也不敢去想,過著只把自己顧好,但不理睬動物發出求救訊號的心理狀態,是真的於心不忍。

20171128-A05 75326


宸億清楚寫作和動物救援時間分配上的衝突,但「沒有動物也不知要如何創作」,寫作是見證自己看到動物的「美」,動物是精神支持,從他們身上可以吸收能量,就像是西班牙詩人希梅內斯(J. Ramon Jimenez)的「小毛驢與我」的意境。

兩位動保志工文學作家的分享,感受到不光是流浪動物實際受益而已,一隻隻有尊嚴的貓就像是都市環境中的流動象徵,喚起我們內在對充滿愛意和諧樂園的渴望,當更多的渴望浮出上心頭,表示社會文明更靠近正義素養的那一端了。

20171128-A06 6816d

 

20171128-A07 2608c

 

相關連結:

朱天心/我的街貓朋友-公貓們 
廈門街李小姐(上篇)/文 陳宸億 
街貓身影 城市靈魂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