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猩猩政治學:如何競逐權與色

 98752 7e4cf     

作者/法蘭斯.德瓦爾    譯者/羅亞琪    出版社/開學文化

★★黑猩猩研究的起點──透過黑猩猩,看動物平權的歷程──
「我像一個島嶼自然史家,因為東西少,看到的反而多。然而,我揭露的通則不只適用於孤島上的黑猩猩,也適用於每個地方的權力鬥爭。」── 《黑猩猩政治學》,德瓦爾 (Frans de Waal)

►►跟著德瓦爾,學著當黑猩猩,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開學九月份經典鉅獻,猩猩出柵─《黑猩猩政治學:如何競逐權與色》(25週年紀念版)。
跟著動物行為學家法蘭斯‧德瓦爾(Frans de Waal)觀察荷蘭阿納姆的黑猩猩群們,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看黑猩猩們如何在競逐權色的同時,互相親吻和解以獲得更多資源,也看著我們如何從黑猩猩物種的鏡面上,映照出人類的弱點......

你覺得黑猩猩老謀深算還是毫無計畫?如果沒有看過書中的細膩紀錄、幽默對照,你將不會知道,原來人類該謙卑向黑猩猩和其他物種學習的地方竟有如此之多。

前美國國會議長金瑞契將此書與《獨立宣言》、《美國憲法》、《聯邦論》並列推薦給新進議員。美國商業月刊則評論此書,「細聲討好、工於心計、建立關係。你不會在任何一本企管書籍裡學到這些技巧,但若你要開一家公司,卻不能不學著點。讓我們向猿類學習,作者展現給我們看的猿類面貌,在廣泛的意義上那就是政治。」

<推薦文>–蕭人瑄

老實說,我在閱讀這本書的過程中,大部分時間都在與自己對話:「嚇!黑猩猩怎麼也會做出這種行為呢?」「天哪!怎麼我自己就好像黑猩猩一樣呢!」偶爾還會一陣臉紅。也不經捫心自問:「為什麼自己對黑猩猩的行為與故事會產生如此大的共鳴?」只因為驚訝於牠們與我們(人類)竟是如此相像?還是喚起了原本就存在我體內的某些天生性情呢?

我個人曾經在隸屬美國中央華盛頓大學(Central Washington University)的黑猩猩與人類交流研究所(Chimpanzee and Human Communication Institute)攻讀碩士學位,一連三年半都花在學習如何照顧四隻黑猩猩上,以及用手語、「黑猩猩禮儀」等行為與牠們互動和相處。也曾在臺北市立動物園觀察四隻黑猩猩與遊客之間的互動狀況,還有牠們對動物園志工使用「黑猩猩禮儀」的回應(黑猩猩禮儀包含四種黑猩猩的友善行為與非威嚇行為)。

雖然與黑猩猩直接接觸的歲月堪稱有五年半之久,但是德瓦爾教授筆下這群居住在荷蘭阿納姆動物園中的黑猩猩們,牠們的所作所為仍然教我看得兩眼發直,因為黑猩猩的社會行為與其運作模式是我尚未接觸過的面向,除了充滿新鮮與好奇之外,也很驚訝於這群在有限圈養環境下生活的23隻黑猩猩,何以能夠發展出如此豐富的社會行為,甚至曾經形成如野外黑猩猩社群中具有的成年雄黑猩猩群。

我曾接觸的黑猩猩群都是小群體。臺北市立動物園中的其中一群,是以曼麗春為首的四隻雌猩猩(另有莎麗春、莉麗及美蘭),根據德瓦爾教授的說法,相對於雄猩猩來說,雌猩猩是趨於安定的。在我們為時168個小時的錄影觀察中,確實也發現這四隻雌黑猩猩所展現的行為多為靜態,包括躺臥或坐著,四下觀望、覓食(主要是翻找撿食飼育員散撒各處的葵瓜子)、繞場行走等,偶爾觀望一下聚集在窗外的遊客。一天當中最興奮的時刻就是下午2:30的餵食,牠們喜歡吃甜的水果(例如:甘蔗),但也喜歡嚼一大把空心菜。用餐之後大概就是閒散地嚼著連枝帶葉的構樹或山黃麻,或躺或臥地等著「下班」,而這期間也是理毛(書中翻譯成「梳毛」)活動的旺盛期。黑猩猩用手指或嘴唇為自己或夥伴理毛,有時候會看見兩隻一起幫位階最高的曼麗春理毛。

之所以判斷芳齡剛過20的曼麗春位階最高,是因為莎麗春與莉麗總愛跟在她的屁股後面一起「巡邏」,倒是未觀察到書中提及的雄猩猩跨越過另一隻猩猩以表示支配的行為。美蘭則多半獨處,牠會待在人造山洞裡,把臉貼近地面並把屁股翹高,形成一個直角三角形,有時一待就是十幾二十分鐘。當有巡邏車經過或熟識的人出現時,美蘭就會積極趨近展示窗觀看或引發互動。這四隻黑猩猩都誕生於動物園中。其中曼麗春與美蘭因為遭母親棄養而由人類母親帶大,相對於由猩猩母親帶大的莎麗春及莉麗,前兩者較易親近人類。在兩年的研究過程中,莉麗與我的互動次數屈指可數,而莎麗春則從未正眼看過我,曼麗春與美蘭則不同,每次拜訪時都會受到牠們的互動招待。正如德瓦爾教授所說,每一隻黑猩猩都會發展出個別的行為與互動模式:曼麗春喜歡對人張開嘴巴,也觀察對方開開的嘴巴;美蘭則喜歡追逐,會拍手、彈指,也會模仿對方(人)的動作。

美國黑猩猩與人類交流研究所中也有四隻黑猩猩,雌雄各半。有三隻(華秀、達爾、塔圖)是在使用美式手語(American Sign Language)的環境中由人類父母親帶大的,牠們除了會辨認且使用美式手語,小時候也學習人類的習慣,包括一日三餐、刷牙、穿衣服、玩玩具等。雄猩猩路勒斯則是華秀的養子,也是世界上第一隻從其他黑猩猩身上學習美式手語的黑猩猩。這四隻黑猩猩長久生活在一起,形同手足。華秀雖然是雌猩猩,卻是群體的老大,據說雄猩猩達爾曾有幾次發起打鬥(不清楚是否為了爭奪領袖地位),但是在被華秀咬破一隻腳趾之後,就沒有再發生過了。達爾到過世時,有一隻腳趾都是往上翹起的。

德瓦爾教授收集本書的研究數據時(1970年代),正是黑猩猩相關研究開始蓬勃發展的時節,例如珍 Ÿ古德博士及西田利貞教授等人的野外觀察,心理學家嘉德納夫婦以及傅茨教授(Roget Fouts,我的指導老師)等從事的室內手語實驗,以及德瓦爾教授在動物園做的社會行為分析等。我自己在2002年開始參與黑猩猩手語研究之後,就常常被下列問題所縈繞:黑猩猩行為研究具有甚麼意義?它到底可以為黑猩猩以及人類帶來甚麼樣的利益?

由於我們無法直接訪問黑猩猩他們到底在想些甚麼,為了探討「黑猩猩的某個動作到底是甚麼意思」這個常見問題,研究人員必須在複雜的現實情境以及時間的行進中,透過純粹觀察黑猩猩的外顯行為表現和定義行為發生當下的情境,並分析目標行為可能的前因後果以及行為者與接受者之間的社會關係等,加上研究者本身對黑猩猩的了解、觀察認知能力、思考邏輯與探索歷練等條件,試圖合理地詮釋黑猩猩行為背後的目的與意義。這是一個極度不簡單的過程,而不同的研究團隊也可能產生不同的結果。

過去在參與動物行為研究時,我被再三告誡「千萬小心!不要用自己的意思過度詮釋動物的行為。」畢竟人類是說故事的能手,一個不小心就會用自己的概念來為他人找理由或鞍目的!然而,單只是數量統計結果只能找出可能存在的相關,鮮少能夠解釋行為背後的「為什麼」,而「為什麼」卻又是最令人感興趣的。

博客來:http://goo.gl/oHuyVN

讀冊生活:http://goo.gl/Eq8Q6P

金石堂:http://goo.gl/4yF96s

誠品:http://goo.gl/GGbifW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