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掉一個漢堡肉的代價

eat-hamburger

原文出處:「綠色指南」
圖片拍攝:傅翊豪

一個平均四分之一磅的漢堡肉一開始是在牧場出生的小牛形式出現。工廠化的飼養為讓牛盡快長到可屠宰的的時間,牛被餵養玉米混合其他穀物,再加上大量蛋白質維生素、合成雌激素及抗生素。

全世界生產的玉米超過四分之一以上用來養牛,主要在美國。養一頭牛需要三十五加侖的原油、大部分是用來生產石化燃料製成的合成肥料、以及加工和運輸。美國全部石油用量的五分之一用於農作物生產和運輸。
製造四分之一的漢堡肉需要的能源,相當於一杯汽油。

四分之一的漢堡肉也會用掉六百加侖的水,用來種植玉米、降低牛的體溫(牛生長適合溫度約17度)、清理飼養場。畜牧業用水則來自持續大量使用地球逐漸乾凅的地下水儲水層。

牛活動空間很有限,所站之處堆滿了排泄物,這些糞肥會滋生各種微生物,包括智命的O157:H7大腸桿菌,如果牛在屠宰前未將身上沾染糞肥清洗乾淨,這種維生物很容易進入血液循環系統。

大部分飼養場處理牛糞倒進人工糞池,造成水源汙染的威脅。糞肥中的養分,會讓有害菌藻大量繁殖,汙染井水。

糞肥池釋出的甲烷嚴重造成溫室氣體效應,再加畜牧業機械化肥工廠碳排放量,表示每一塊四分之一的磅的漢堡肉,相當於駕駛休旅車開八英哩路排出的溫室氣體量。

牛長大成熟送進屠宰場和肉品包裝場。宰殺後、牛體被支解、部分牛肉做成絞肉,所有的牛的肉攪混再一起,包括病牛身上的肉,很難追蹤問題來源。

把漢堡肉的生命週期對環境造成的影響,以及讓致命的大腸桿菌等為生物進入血液中的潛在危險都算進去,即是我們吃下一個漢堡肉付出的代價。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