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宸禎:「動物虐待」是犯罪,社會不該容忍

獨立評論@天下   作者 / 萬宸禎

20170708-04 c1faaphoto credit : Shutterstock

自大橘子遭台大生虐殺事件,引發廣大公眾對街貓生存權高度關注後,很不幸地,近日又連續發生4名海陸現役軍人,因長官一個驅離流浪狗的命令,將流浪狗小白活活用鐵鍊綑綁吊死事件;以及國二生將校園內黑面麻鷺的腳綁上繩子拖行、倒吊在鐵桿上的事件。暴力虐待動物的殘酷行為,再次引發公眾的怒吼與撻伐,眾多關心動物權益的民眾抗議犯罪者侵犯、虐待無辜生命致死,並透過行動為動物發聲。

在台灣、在歐美各國,「動物虐待」都以法律制定為犯罪行為,是公眾社會無法容忍的暴力對待。學者Ascione、Kaufmann & Brooks(2000)將「動物虐待」(Animal abuse)廣泛地定義為:1.社會無法接受的行為。2.蓄意地。3.不必要的行為導致動物受到痛苦或死亡。並採用兒童虐待的四個類別,包括:1.身體虐待2.心理虐待3.忽視4.性虐待。美國人道協會針對動物虐待與疏忽(Animal abuse and Neglect)持續推動「終結虐待動物捍衛運動」,鼓勵民眾採取行動,幫助受虐待的動物脫離受虐環境,如:人類故意、惡意虐待,涉及毆打、射擊或刺傷動物、被鏈犬等受苦處境。

近年,大量研究已證實動物虐待和暴力犯罪之間的連結關係。2001-2004年芝加哥警察局的研究,揭示了一個令人吃驚的現象:被控傷害動物的犯罪者,同時也對人類受害者施以暴力罪行的比例高達65%。兒童虐待動物的情況更不應該掉以輕心。世界衛生組織國際疾病分類(the 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Mental and Behavioural Disorders)將孩童與青少年虐待動物之行為納入心理障礙症狀,虐待動物的兒童和成人都應立即接受專業心理諮商輔導。

歐美國家將孩童與青少年虐待動物行為視為人類公共健康政策,在法律及社會福利制度等面向,提供兒童、同伴動物系統性保護、防治、救援,以及身心健康治療服務工作。由此可看到國際間對動物保護、兒童保護之跨領域之間合作建立補救性、預防性工作系統網的重視。

此次虐待動物事件中四位軍人,除了接受法律制裁之外,社工心理諮商等專業資源更應介入,國中生虐待黑面麻鷺事件則由學校輔導室協助,以評估成人、兒童對動物施暴的動機及行為,累積臨床實務工作,做為檢視相關政策建構更完整的系統。(可參考「動物對待和暴力類型評估表」(Zilney/ Treatment of animals and types of violence in society)。

除了補救性工作之外,動平會認為,最重要的預防性工作為動物權、動物平權及動物保護教育的持續扎根教育為預防成人、兒童對動物施暴長效且最重要的安全網。

在國內研究,何瑞瑩(2012)的成果顯示:學生在保護「同伴動物」、「表演動物」與「野生動物」方面抱持積極正向的態度,對「生命」體悟「生而平等」的觀念。杜美慧(2010)以國小五年級學童照護校園流浪犬探討學童對生命關懷的體現,研究發現學童照護校園流浪犬的歷程建立深厚的情感,在同理心、關懷情意與行為上得到練習機會,培養出學童解決問題的能力、包容同儕的能力。狗兒更成為班上單親、家暴等特殊家庭學童的心靈療癒師、同儕關係的潤滑劑。

美國人道協會落實教育工作最大的成效是:引發兒童對待動物的態度,更具有悲憫心與仁慈心,以負責任的方式照顧動物。有93%的學生報告關注動物福利與環境保護。本會近兩年努力推動教育工作,兒童對動物受苦的處境給予很真切的同理心與仁慈心,包括不應囚禁動物、不應讓動物受苦難、希望自己有能力把動物救出來等的高度正向回饋。

近日軍方各個單位緊急辦理愛護生命專題講座。動平會肯定軍方高層聽見公眾為枉死的小白抱不平的吶喊,本會近日亦受邀請到許多軍方單位宣講一場一小時的愛護動物講座。但我們想問的是,因此個案事件而產生機動性一小時的愛護動物宣講,真能夠達到「愛護動物、尊重生命」真正的效果嗎?我們明瞭許多軍人個人對動物友愛,喜親近動物,但除了從友愛的道德性發展之外,從法律上規範的脈絡,尊重生命為必須遵循的法律,不論個人對動物友愛或無感,即使對動物感到厭憎,也不能以任何暴力行為傷害動物,這是做為一位公民應有的義務與責任,也是本份本會建言希望軍方能夠將「愛護動物、尊重生命」體制化,長期地讓「愛護動物、尊重生命」在軍中不只是口號,而成為一種信念,從不同的軍旅層級透過多元教育,真正落實動物權。

同樣地,動平會致力於努力推動「動物平權」教育,到全台各學校舉辦巡迴講座。動平會期盼從六都教育局、動保處成為帶領的模範城市,重視動保教育對兒童對待動物態度的深遠影響力,並能夠延伸到各地方政府。並能從今年開始,實際落實撥補足夠的經費,以支持當地動保團體到學校推動動保教育。期盼在這5-10年能夠將動物權、動物福祉、動物平權教育涵納入教育體制,真正實現在各級學校師生的教育學習中。唯有持續推動教育工作改變人類對待動物的態度,影響公眾捍衛動物權與福祉,成為動物的守護者,才有終結暴力虐待動物的一天! 

(作者為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秘書長)

原文出處 : 獨立評論@天下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2/article/4483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