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食

2014012231

攝影・文字/傅翊豪

他們來來去去,對我來說他們並無面目可言,只是大叫大鬧,竭力試圖吸引我的注意,或者撿拾什物向我丟擲,有時我會撇過頭去不理,但他們卻緊咬不放,他們總分不清我生氣的模樣,只是顯得更好奇更靠近。

我認得刺眼的閃光,而後他們歡呼,好像很快樂,有時一陣唏噓,這代表我必須多忍耐幾次閃光,這都不重要,只要他們依舊伸出捧著食物的軀肢,此時我必得大吃特吃,儘管不餓,但為了撐到下一批「他們」前來為止,用肚子儲糧是我想過唯一可行的辦法。

看著牠們這樣狼吞虎嚥,我不確定牠們餓了多久,群眾以及小孩沉浸在藉由給予而帶來的自我滿足的情境中,以為動物樂於親近自己,以為身在大自然,甚至跟大自然融而為一,我只腦中隱約想起余華在《活著》一書中寫道:「活著,不管願不願意,喜不喜歡,都得活著。」於牠們而言,活著就只是活著。

曾聽人說著:「我花錢買票進來,那些錢還不是被老闆花在養這些動物身上,很公平啊」,也曾聽人嘲我是移情作用、情感氾濫,你們最可悲的地方就在於,必 須藉由囚禁動物來提醒自己是多麼自由!那些都是從前的我了,還有力氣罵、激動,甚至對自己生氣,現在只是笑笑,也就不說了。

 

圖為動平會進行【2013動物不是娛樂】田調時,看到群羊拼命將頭移向欄外向遊客討食,園方任由遊客餵食不當食物和垃圾,不定量、定時餵食,造成動物營養不均,影響健康,或因食物匱乏引起搶食、打鬥:你的娛樂,牠的痛苦。

JoomShaper